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雀躍馬林

---Eddie Tsang

 
 
 

日志

 
 

琦小妹尚欠手力  

2015-09-30 01:44:2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沙田A 跑道果然是牌仔尅星,等閒之輩欲染指實在難,由此可反映本地小將技術的不足,他們若想成為全能戰士,還須多下苦功;剛舉行過的賽事澳洲人馬領風騷,特別是寶哥哥,一個孖寶已使台前幕後笑逐顏開。莫拉叔的表現較令人失望,僅攫一冠兩季,捧他坐騎有得不償失之弊,然而敢信又是佈局者手法,當你對其看淡時,便來個大殺四方,冷熱羅通掃北,八面銀兩俱盡歸所有。

28/9/2015  沙田

全天候跑道   第3及7場:好地              硬度計指數:10.81

草地跑道       第1,2,4-6,8-10場:好地  度地儀指數 :2.71

第 1  場 (055) 波士頓讓賽 第五班 1200 米

「勝捷勝」入閘後煩躁不安,導致該駒佩戴的閘氈跌下。「勝捷勝」被牽出閘廂,以重新披上閘氈。「勝捷勝」必須經閘廂測試及格後,才可再次出賽。九歲馬虛火過盛且熱得過份,保羅大哥以老馬利季初的主意落空;馬女情緒欠穩定,日後有多大機會做餞行主角,都勿再度『領嘢』。

「新界福星」及「日月光華」自外檔出閘後均於早段在馬群之後切入。「新界福星」早明述是劣中的劣貨,勿受閒言貼士所累。

早段在一段途程上,「明威」(蘇狄雄)受力策以佔取前列位置。直路上,「明威」在墮退之際將頭轉側及內閃。賽後蘇狄雄報告,「明威」在競賽期間動作感覺欠順。賽後獸醫立即檢查「明威」,發現該駒右後腿不良於行。「明威」必須通過獸醫檢驗後,才可再次出賽。狄狄仔彈無虛發,比起很多大師傅斷估冇辛苦勝上幾籌,是眾牌仔中值得倚信對象。

過了八百米處後,「大眾良駒」在外疊競跑,沒有遮擋。「大眾良駒」前兩段跟放有聲有色,在外疊沒遮擋時即成軟腳蟹,小心這是掩眼法,再來便變臉。

被查詢有關「勝捷勝」令人失望的表現時,潘頓表示,由於閘氈跌下,坐騎因而在閘內焦躁不安。他說,「勝捷勝」走勢僅屬一般,末段未能如預期般以勁勢衝刺。賽後獸醫立即檢查「勝捷勝」,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但因該駒煩躁不安,因而未能替牠進行內窺鏡檢查。「勝捷勝」捧成大熱便生危機,落敗與跌閘氈扯不上關係,潘叔以此解話,乃適逢其時好使好用。

賽後獸醫立即檢查「大眾良駒」,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老董眼利否?給你一個明證,紅燈一盞予騎練。

「勝捷勝」、「威百利」及「勝在煌」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第 2  場 (056) 芝加哥讓賽 第四班 1000 米

在配鞍房內,「旅英公爵」重新裝上左後蹄的蹄鐵。獸醫檢查「旅英公爵」後,認為該駒適宜出賽。「旅英公爵」未被干擾贏馬,除了賠率誘人外,文大爺醒水避風頭也是因素。

吳嘉晉(「育成群駒」)因攜帶錯誤的馬鞍號布過磅,被罰款二千元。嘉官似步賢仔後塵,屢番冒失定然惹禍,罸欵事小老董印象不佳事大。

「想贏就贏」出閘十分緩慢。「想贏就贏」必須經閘廂測試及格後,才可再次出賽。馬兒配上傑少,想贏就贏明顯是開玩笑。

小組考慮了第二名「保羅威威」的騎師韋達所提出的抗議。韋達以坐騎於接近九百米處時受到干擾為理由,抗議「旅英公爵」(巫斯義)的頭馬資格。聽取了有關各方的證供以及觀看過賽事影片後,小組發現,接近九百米處時,「保羅威威」在「旅英公爵」的外側競跑,但因「旅英公爵」向外斜跑而失去應有的跑線及勒避。然而,由於該事件於接近九百米處時發生,小組並不認為若有關干擾情況沒有發生,「保羅威威」將能擊敗「旅英公爵」,因此小組裁定抗議不成立,宣佈覆磅完畢並確定評判員宣佈的名次。巫斯義於其後的小組研訊中,承認一項不小心策騎〔賽事規例第100(1)條〕,事緣在此宗事件中,他未有作出足夠努力阻止「旅英公爵」向外斜跑,導致坐騎向外斜跑橫越「保羅威威」應有的跑線。小組判罰巫斯義停賽(三個香港賽馬日)直至十月二十六日星期一才可再次出賽。此項停賽罰則押後至十月十七日星期六英國雅士谷賽事後開始執行。綠葉達的抗議結果就是一拍兩散,自身不見了保證金,巫老大則要停賽三日,可謂損人不利己,平心而論老董判決極公允。

第六名「蜜圈」的騎師楊明綸承認違反賽事規例第100(2) 條,事緣他未能力策坐騎到終點,表現未能令小組滿意。楊明綸被判罰款一萬五千元。這就是綸仔早輪頻被亮燈的後果,老董總有方式將你正法,再不醒『扒』就非破財那般簡單了。

被查詢有關「及時取勝」令人失望的表現時,柏寶表示,出閘時失去平衡後,他於早段能取得「幸運戰略」之後的好位。他說,「及時取勝」的走勢僅屬一般,過了七百米處後在「蜜圈」與「魔連奴」之間的窄位競跑時失去平衡。他又說,「及時取勝」於五百米處前脫口,繼而儘管受催策,但沒有反應。雖然「及時取勝」於趨近二百米處在雙雙斜跑的「蜜圈」與「魔連奴」之間受擠迫時收慢,但「及時取勝」於此時已洩氣。其後,儘管「及時取勝」受力策,但仍未能如其預期般於末段以勁勢衝刺。賽後獸醫立即檢查「及時取勝」,除了發現該駒右前蹄的蹄鐵移位外,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但由於該駒煩躁不安,因而未能替牠進行內窺鏡檢查。「及時取勝」定位兩段便洩氣,老董當然看出有問題,騎者諉過在畜牲身上,馬兒遭檢查乃必然,右前蹄的蹄鐵移位,多少幫了寶哥哥一些忙

「及時取勝」 、「旅英公爵」及「保羅威威」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第 3  場 (057) 達拉斯讓賽 第四班 1200 米

「快快贏」大部分途程在外疊競跑,沒有遮擋。傑少目下的功力,跑外疊無異是厠所點燈『找屎』,「快快贏」遂僅得梗頸四,錯失出冷良機兼曝光,空負咖哩仔栽培苦心。

賽後潘頓表示,「大收成」居領放馬外側競跑時傾向搶口。他說,「大收成」因而於末段未能以勁勢衝刺。賽後獸醫立即檢查「大收成」,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大收成」失收,潘叔有理無理都先行報案,置身事外為上策。

同樣在賽後,莫雷拉表示,他未能就「家品大王」令人失望的表現提供任何解釋。他說,儘管坐騎於早段須走外疊,但仍能取得遮擋,然而直路上受催策時未能以勁勢衝刺。他續說,坐騎賽後動作感覺並非完全暢順。賽後獸醫立即檢查「家品大王」,證實該駒患有「喘鳴症」,而該駒過往亦有此毛病報告。「家品大王」是匹典型短癮馬,放不出即呈敗象,莫拉叔也束手無策,馬的上呼吸未有顯著改善的話,少沾手為佳。

韋達(「合拍飛龍」)表示,儘管坐騎表現令人失望,但坐騎是日乃首次角逐全天候跑道賽事。他說,「合拍飛龍」在賽事不同階段均不願保持位置,似乎抗拒前面馬匹踢起的泥頭。賽後獸醫立即檢查「合拍飛龍」,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合拍飛龍」怕迎面而來泥頭,乃未習慣而已,短期內不妨先留意牠爭草地賽事。

賽後獸醫立即檢查「威先生」,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何良的馬繼「明威」後又一駒奠後,馬房似陷入低潮,於是老董加以提醒。

「頌友」、「現代財星」及「高山威龍」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第 4  場 (058) 休斯頓讓賽 第五班 1600 米

「神電金剛」出閘僅屬一般,起步後不久在「南華勇將」與「得意財星」之間受擠迫之際失地,當時「得意財星」被「鼓浪飛星」碰撞後向外斜跑。「神電金剛」密跑體力吃不消,最慘連我也中了葉廄的陰招,令後看馬兒休息多久了,才可再關注,看來又有排攤凍。

自接近千三米處起,「得意財星」走外疊,沒有遮擋。參戰馬總會有一匹走外疊甚正常事,問題是逼於無奈還是刻意,倘存心走此位置而大敗,就可知其意向是什麼;「得意財星」的表現就有斟酌處,狄狄仔和何廄馬三度包尾,提防引火焚身。

接近千三米處時,「神電金剛」失去右前蹄的蹄鐵。畜牲甩蹄鐵,順理成章做賴氏家族一分子。

入直路時,「神朗」被「森林姿彩」(史卓豐)碰撞後失去平衡,當時「森林姿彩」向外斜跑。小組譴責史卓豐,並告誡他在類似情況下轉換跑線時須確保加倍小心。袋鼠史無功而領黃牌,值得嗎?小組告誡得對,誡得多分分鐘有罰賽可能。

「森林姿彩」於趨近二百米處時起初被「歡欣滿載」帶向外跑,繼而在「歡欣滿載」與「南華勇將」(何澤堯)之間受擠迫,當時「南華勇將」於跑過二百米處時向內斜跑。小組譴責何澤堯,並告誡他須加倍小心。小堯子飲了頭啖湯心雄起來,過勇演出而被譴責合理。

「神電金剛」自跑過四百米處起至過了二百米處後嚴重受困而未能望空。「神電金剛」就算未受困,也電不出樣。

賽後獸醫立即檢查「晨采」,發現該駒的「會厭」被一塊薄膜套著,並且出現潰瘍。「晨采」舌根喉頭處糜爛,難怪老馬勝後無法保持水準。

「晨采」、「火龍寶」及「神朗」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第 5  場 (059) 洛杉磯讓賽 第四班 1600 米

「勁豐裕」於早段失去左前蹄的蹄鐵。人馬提前收工,混在尾橛等追月。

接近二百五十米處時,「拼搏小子」向外斜跑,因而與「天賦致寶」互相碰撞。其後在一段途程上,「拼搏小子」及「天賦致寶」雙雙斜跑,兩駒因而緊迫競跑。其後就在終點線上,由於「拼搏小子」及「天賦致寶」持續略為斜跑,兩駒因而於互相碰撞後均嚴重失去平衡。「拼搏小子」失於重重意外,敗得有點不值,來仗仍有留神必要。

接近二百米處時,「馬來之珍」在「拼搏小子」與「辣得醒」(鄭雨滇)之間受擠迫,當時「拼搏小子」在「天賦致寶」內側緊迫競跑,而「辣得醒」在推進至「馬來之珍」與「尊兄」之間的窄位時向外移出避開「尊兄」,當時「尊兄」稍微向外斜跑。小組告誡鄭雨滇,儘管此宗事件由多個因素造成,然而在類似情況下,他必須盡力阻止坐騎斜跑。滇少乃老董炮躉,主因前科多,『快勞』成寸厚。

被查詢時,郭能(「包裝騎士」)表示,過了一千米處後,他能夠佔取「金叻星」之後的第二疊位置,並且打算保持居於該位置。然而接近九百米處時,「包裝騎士」自己失去平衡,並且稍微向外斜跑避開「金叻星」的後蹄。他說,正當他試圖將「包裝騎士」向內移回「金叻星」後面時,「團圓飛舞」迅速上前,居「包裝騎士」內側競跑,坐騎因而在沒有遮擋下走第三疊。他續說,接近八百米處時,「包裝騎士」再度失去平衡,並且傾向外閃,他須於接近七百五十米處時催策坐騎,以圖令坐騎較易駕馭。馬兒居好位突然驟退,這麼多意外都能入位,如安車五路豈非贏成條街,老董查個真相實屬應該。

賽後獸醫立即檢查「尊兄」,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尊兄」在馬群中後魂遊,紅燈必然指照。

「團圓飛舞」及「真慷慨」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第 6  場 (060) 紐約讓賽 第四班 1400 米

趨近及跑過六百米處時在一段途程上,「摯跑得」靠近「彪形勁漢」後蹄處於窘境。轉直路彎時及在直路早段,「摯跑得」在「彪形勁漢」之後受困而未能望空,當時「彪形勁漢」開始墮退。「摯跑得」已有爭勝實力,馬房穩陣計先試一煲,來賽加加料落得鑊。

「藍雪山」大部分途程上走外疊,沒有遮擋。金錢掛帥通天下,「藍雪山」賠率合胃口,多走腳程亦無礙。

「紅旋風」於賽後失去左前蹄的蹄鐵。旋風乏動力,吹不到遠方。

被查詢有關「奮鬥雄心」令人失望的表現時,莫雷拉表示,他在早段能取得「精算追擊」之後的好位,走第二疊。他說,首次轉彎時,「奮鬥雄心」向外斜跑,碰撞「有鬥志」的後軀,因而嚴重失去平衡。其後,「奮鬥雄心」開始難以穩定走勢,跑過八百米處在勒避「精算追擊」的後蹄時昂首,過了七百米處後,他能將坐騎向外移出避開「精算追擊」後蹄,並在「旅遊一哥」之後取得遮擋。接近六百米處時,「奮鬥雄心」在「藍雪山」內側緊迫競跑之際再次失去平衡,他於跑過五百米處時已須開始催策坐騎以保持位置。「奮鬥雄心」保持同速直至約二百米處方開始墮退。他又說,儘管「奮鬥雄心」在賽事途中曾多次失去平衡,但坐騎於末段未能以勁勢衝刺,表現令人失望。賽後獸醫立即檢查「奮鬥雄心」,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奮鬥雄心」遇數番意外敗北是表面理由,主要還是今天並非拉叔的日子。小組對神拉策騎方式一清二楚,查詢不過是深入瞭解,目的是探個明白。

被查詢有關「旅遊一哥」令人失望的表現時,潘頓表示,坐騎於是賽前的兩次試閘均由他策騎,而更重要的是,他曾策騎坐騎進行操練,而坐騎的操練表現良好。因此,賽前覺得坐騎於今仗將會交出好表現。他說,跑過九百米處時,坐騎正跟隨「奮鬥雄心」競跑,當「奮鬥雄心」失去平衡時,他將坐騎向外移出至「有鬥志」之後的第三疊位置。「旅遊一哥」繼而於接近七百米處時在沒有遮擋下競跑,但仍保持良佳走勢。由於今仗是「旅遊一哥」於今季首次上陣,所以他在直路早段催策坐騎,以期坐騎於受催策時會交出良佳反應。他又說,然而,坐騎於接近三百五十米處時受催策後,未有如預期般加速,並在最後二百米轉弱,表現令人失望。賽後獸醫立即檢查「旅遊一哥」,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潘叔今天已三問三答,後賽真的要打起十二分精神;其解釋與雷神大同小異,說到底仍是畜牲不濟,和他絕無牽連。

賽後,何澤堯報告,「摯跑得」動作感覺並非完全暢順。賽後獸醫立即檢查「摯跑得」,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摯跑得」沒有明顯異常,小堯子感知能力比狄狄仔遜色。

賽後獸醫立即檢查「龍城福將」,發現該駒左前腿有一處細小割傷。估是為「旅遊一哥」的後蹄所傷。

「奮鬥雄心」、「藍雪山」及「但求上舖」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第 7  場 (061) 鳳凰城讓賽 第三班 1200 米

開閘時,「勁風」一對前腳並舉,繼而被「幸運年年」碰撞後失去平衡,當時「幸運年年」向外斜跑。「勁風」兩度不利情況下,即以旋風式投降。

「都靈明珠」及「滿堂紅」沿途均在外疊競跑,沒有遮擋。琦小妹和莫拉叔結伴同行,清風送爽惜馬蹄不疾。

賽後獸醫立即檢查「滿堂紅」,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拉叔多場欠神采,老董是時候提點。

「飛躍之駒」及「盈利駿馬」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第 8  場 (062) 聖安東尼奧讓賽 第三班 1200 米

開閘時,「君子協定」一對前腳並舉,因而出閘緩慢。「君子協定」繼而受催策以圖上前,但沿途走外疊,沒有遮擋。嘉官此種跑法是否明智,相信小組會更凊楚。

趨近一千米處時,「僥倖」受催策以進佔「寶貝王」(見習騎師黃皓楠)內側的位置,當時「寶貝王」在「永旺年年」外側競跑之際向外斜跑,而「永旺年年」亦傾向斜跑。由於「寶貝王」向內移回原來的位置,所以「僥倖」在靠近「寶貝王」後蹄處於窘境及向內斜跑時失去平衡,導致「最新鮮」受妨礙及向內斜跑。小組告誡見習騎師黃皓楠,儘管此宗事件由多個因素造成,但無論如何他應留意坐騎有否斜跑,並須在坐騎斜跑時留意坐騎斜跑有否影響其他馬匹的位置。楠仔將坐騎斜跑已非一兩次,如不加以改進,老董便會由善言告誡變為大刑侍候。

直路上,「幸運日」在催策下內閃,繼而在末段內閃,導致「僥倖」受妨礙。「幸運日」的騎師郭能因而於終點前停止催策坐騎,並將「幸運日」向外移出避開「僥倖」。幸運日」去季末搏足幾場,都是難以出頭,暑期抖足後初戰一擊即中,又要有段時間回氣。

「喜悅再來」在直路上走勢稚嫩。此駒省過一場必有進步,操段正宗時就要吼緊。

「幸運日」及「永旺年年」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第 9  場 (063) 花旗盃(讓賽) 第三班 1600 米

過了一千米處後,「曦世之寶」在外疊競跑,沒有遮擋。形勢不予神拉,「曦世之寶」乃最佳例子。

被查詢時,霍勵賢(「智者」)表示,他獲指示盡可能沿欄領放。他說,坐騎出閘十分笨拙,其後他於早段在一段不短的途程上催策坐騎,以按指示佔取前列位置。他說,「根深柢固」能夠輕易佔取「智者」內側的貼欄位置,而考慮到他在一段不短的途程上催策「智者」,他認為繼續催策坐騎,以期望能夠超越走勢強勁的「根深柢固」,並不符合坐騎的最佳利益。他又說,因此他選擇維持居於該駒外側,以讓坐騎有機會於末段以勁勢衝刺。南非賢盡依指示而為,可見他未夠資格勝任為智者,前段狂搶位,任何力都耗盡哪!Last何來氣力打拼?此駒有速度,下次縮程則要盯實。

賽後獸醫立即檢查「根深柢固」,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根深柢固」末勁迴異上仗,小組照例驗個究竟。

「曦世之寶」、「好主意」及「勁嘉輝」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第 10  場 (064) 三藩市讓賽 第二班 1400 米

「川河寶駒」出閘僅屬一般。沙田A賽道牌仔都懂焉會放得甩呢!放得越快末段必然敗得愈慘情

同樣於過了九百米處後轉彎時,「福毅」一度在「睡德福」(田泰安)內側受擠迫,當時「睡德福」向內斜跑,繼而向外移回以紓緩對其他馬匹的緊迫。小組告誡田泰安須加倍小心。氹安雖及時糾正馬匹,但避不開老董責怪;馬兒漸冒起,很快就睡醒。

直路上,「福毅」(見習騎師蔣嘉琦)在催策下向外斜跑。在末段,「川河寶駒」被「福毅」妨礙,當時「福毅」持續向外斜跑。小組告誡見習騎師蔣嘉琦,在類似情況下她應停止催策及修正坐騎。琦小妹尚欠經驗,且手力不足,才致坐騎持續向外斜跑出爭大跑道便吃虧,需要苦練。

「事勝意」及「慣勝福星」沿途均在外疊沒有遮擋下競跑。狄狄仔和賴仔今日同病相憐,移燈換櫈走走外疊求轉運,可是仍逃不離尾幡位置。

被查詢時,田泰安表示,他獲指示讓「睡德福」順其自然地競跑。他說,「睡德福」以往在多場香港賽事中居馬群後列競跑時,均十分難以穩定走勢。他按照指示讓「睡德福」佔取前列位置,而「睡德福」表現良好,所以他認為坐騎在此跑法下反應良佳。老董之所以查詢,必是氹安缺肉緊姿態,小組細心程度正在與時並增。

被查詢時,巫斯義解釋,由於「華美之友」於上仗在領放跑法下於末段未能以勁勢衝刺,因此他獲指示是日以較為留後的方式策騎「華美之友」。他說,他獲指示讓坐騎居大約中間位置,而在此跑法下,「華美之友」於末段衝刺強勁。「華美之友」遭改策騎方式,老董問明因由,讓普羅馬迷知道,也是件好事。法國巫跑慣碼頭,他的解答我支持,贏不到無話可說。

被查詢有關「日威夜威」令人失望的表現時,柏寶表示,坐騎出閘笨拙,與最近數仗出閘的情況相同。他說,其後,他能追回失地,佔取領放馬「川河猛駒」之後的好位。「日威夜威」走勢僅屬一般,早於六百米處,他已關注到坐騎不願在「川河猛駒」之後上前。他又說,他於轉直路彎時催策「日威夜威」,而儘管「日威夜威」受力策,但仍未能於末段以勁勢衝刺,表現令人失望。賽後獸醫立即檢查「日威夜威」,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馬兒日威又夜威,遇大熱就雞,那能令老董服氣,問檢齊施予警惕,切勿玩得離譜。

「日威夜威」、「得盛」及「華美之友」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一般事項

二、九月二十三日跑馬地賽事–第七場(53)

小組是日就「友瑩養」於是賽的騎法,會見該駒的練馬師葉楚航,並進一步聽取騎師吳嘉晉的證供。葉楚航表示,「友瑩養」上季最後一仗由潘頓策騎,該駒居領放馬後面競跑時未能如預期般以勁勢衝刺。他說,賽後潘頓告訴他,「友瑩養」或較適合採取領放戰術,因此當該駒於九月十三日沙田賽事出爭今季首戰時,他指示騎師讓「友瑩養」領放。他說,由於「友瑩養」在該仗取勝,他再次認為讓是賽增程角逐一六五○米途程的「友瑩養」領放,是最符合其利益的做法。葉楚航確認,他曾指示吳嘉晉讓「友瑩養」領放,然而倘若他駒的騎師有明顯領放意圖,他應放棄帶頭,但僅於他駒的騎師示意打算領放後才這樣做。他續說,儘管他留意到「星夢」(鄭雨滇)普遍居前列競跑,但由於「星夢」是賽首次角逐跑馬地一六五○米賽事,他認為「星夢」的練馬師及馬主或許希望讓該駒留後,以讓該駒能夠應付是賽途程。觀看賽事時,他認為「星夢」的騎師於首次跑過終點時顯然有意領放,而事後看來,吳嘉晉應於此時停止催策「友瑩養」,並讓「星夢」切入帶頭,因為賽事在大約一千米處前的步速似乎甚快。小組告誡吳嘉晉,儘管他覺得所接獲的策騎指示有點僵化,但他必須於策騎時發揮判斷力及主動性,以確保坐騎於末段能以勁勢衝刺。小組進一步告誡吳嘉晉,是賽首次跑過終點時,鄭雨滇顯然有意領放,而為了讓「友瑩養」能夠於末段以勁勢衝刺,於此時收慢「友瑩養」的步速,顯然是更可取的做法。小組告誡葉楚航,他必須確保不會發出過於僵化的策騎指示,以便騎師發揮判斷力及主動性。小組對「友瑩養」的戰略不滿溢於言表,除責備嘉官應見機行事之外,更力斥葉楚航指示僵化,勿一本通書睇到老;事實上此類指示,牌仔聽又死時,不聽更加死,嘆句左右做人難。現時頗多練者指示皆如此,老董今番敲山震虎,或能收一些警示效果。

  评论这张
 
阅读(97)|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