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雀躍馬林

---Eddie Tsang

 
 
 

日志

 
 

高山威龍經已榨乾  

2015-09-21 00:59:3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跑了五次賽事(包括刚舉行的周末之戰),未開齋馬房共有三個,分別為何、李、鄭;相信前廄戰駒很快會取勝,至於後兩者日內欲開勝門有點難度,而我對這兩馬房今季的成績也睇淡,原因是有的本性難移,有的乏團隊精神。騎師未嘗勝果有四人,乃賴維銘、黎海榮、蔣嘉琦、湯智傑,師傅榮現仍坐馬監,開齋須等待停賽期滿;賴仔贏馬應不成問題,邇後有否好成績,要視乎作風和坐騎實力了;女將琦小妹何時取摘首勝,我則持樂觀態度,能否走紅看她造化矣;傑仔策騎智慧如此低,恐怕本季是他最後的騎師生涯。

16/9/2015  跑馬地   好地   度地儀指數 : 2.71

第 1  場 (029) 長康讓賽 第五班 1200 米

「永得米」沿途在外疊競跑,沒有遮擋。早說過走外疊沒遮擋有兩種效果,得與失在於騎練心態;「永得米」多走腳程,無法搶先自必『釘硬』,仍處未想得米階段。

賽後獸醫立即檢查「多多勁驥」、「時尚風華」及「天狼星」,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天狼星」和「多多勁驥」有頭冇尾;「時尚風華」則寸步不進而奠後,老董豈會順眼呢!

「天狼星」、「元豐泰」及「草原威龍」均須抽取樣本檢驗。「天狼星」並無不妥,現居低班有便宜昔惜力短,需要硬功策騎助力,牌仔減磅幫助不大。

第 2  場 (030) 愛民讓賽 第四班 1200 米

接近五百五十米處轉彎時,「新添」(巫斯義)勒避「榮光大道」(吳嘉晉)的後蹄,當時「榮光大道」在僅僅帶離下向內移入,其後於領放下收慢。小組接納巫斯義的證供,同意其坐騎的走勢是造成此宗事件的重要原因,然而小組譴責吳嘉晉,並告誡他日後轉換跑線時必須確保已充分帶離,並必須盡力確保在領放時不會不必要地收慢坐騎,導致跟隨其後的馬匹面對困難。在此宗事件中,跟隨「新添」的「紅衣前進」因而受阻礙。嘉官將坐騎切入內欄並收慢步速,此招雖能亂對手陣腳,但容易發生危險,後隨馬匹可能會如骨牌般倒下,老董僅予告誡,有放其一馬之嫌了。「新添」雖然勒避,但護航作用已收成效。

賽後獸醫報告,「真霸龍」心律不正常,並且流鼻血。「真霸龍」必須試閘及格,並且通過獸醫檢驗後,才可再次出賽。現時訓練馬匹費用每月二萬六千五、練馬師費用六百;四班報名費每次二千四;策騎費每次二千二(大牌),倘起用見習生則千二,再加上針藥費用,若馬兒每月參賽三至四仗,耗資必逾四萬,算得上相當昂貴。而「真霸龍」第二次流鼻血,首次心律不正,可謂處大半廢階段,是否值得繼續豢養,幕後須三思咯!

賽後獸醫立即檢查「歡喜」,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大告戰駒一連兩場受小組亮紅燈留意,並非是件妙事。

「新添」、「榮光大道」及「秋月春風」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第 3  場 (031) 尚德讓賽(第二組) 第四班 1650 米

在早段及中段,「杰歡騰」在沒有遮擋下走外疊,過了九百米處後獲許展步上前佔取靠近內欄的位置。「杰歡騰」全程多走冤枉路,否則……?估計來賽還有價可講。

小組提醒楊明綸(「龍之欣」)對失去爭逐機會的馬匹在用鞭方面的責任。綸仔顯然是對畜牲有點用鞭過度,才遭老董提醒。

楊明綸未能就「龍之欣」令人失望的表現提供任何解釋。他說,坐騎走勢暢順直至五百米處,但坐騎在此時受催策後,未能如以往由他策騎時般交出強勁衝刺。他說,在是晚賽事之前,他曾策騎「龍之欣」參加試閘及進行操練,而根據坐騎在操練中的表現,他預期坐騎會交出較是賽為佳的衝刺力。賽後獸醫立即檢查「龍之欣」,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龍之欣」令人失望的表現,綸仔無法解釋,倒不由我來解話,馬兒負重磅兼隔夜賠率欠吸引,幕後缺信心縮槓,那能有好表現。

賽後,柏寶(「威駿寶」)表示對坐騎的動作有疑慮。賽後獸醫立即檢查「威駿寶」,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寶哥哥坐騎全程留守尾橛,報案先發制人,出動感知功卸膊,真是百試百靈,惟是畜牲無異常,真箇諷刺性十足。

賽後獸醫立即檢查「馬主光輝」,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大告馬匹第三度送檢,其中兩駒是綠葉達所策,老董似乎有的放矢。

「優勝」、「故事」及「杰歡騰」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17/9/2015 獸醫報告增補>表現欠佳的「龍之欣」於賽後曾由主任獸醫(賽事管制)檢查,當時他說並無發現明顯異常之處。主任獸醫(賽事管制)今晨在練馬師呂健威的馬房再次檢查「龍之欣」時,發現該駒右前腿不良於行。「龍之欣」必須通過獸醫檢驗後,才可再次出賽。相信這是賽後勞累,別無其他問題,難以成患痛。騎師柏寶於賽後對「威駿寶」的動作表示關注。「威駿寶」於賽後曾由主任獸醫(賽事管制)檢查,當時他說並無發現明顯異常之處。主任獸醫(賽事管制)今晨在練馬師鄭俊偉的馬房再次檢查「威駿寶」時,發現該駒右前腿不良於行。「威駿寶」必須通過獸醫檢驗後,才可再次出賽。「威駿寶」如前駒一樣,沒什麼雜症。

第 4  場 (032) 順利讓賽 第四班 1000 米

被查詢時,蔡明紹表示,「高山威龍」自第二檔出閘後,預計在早段有足夠的前速跟隨排在內側檔位而可能領放的「創出商機」。他指坐騎出閘僅屬一般,早段雖受催策但前速不夠快。他說,在趨近及跑過九百米處時,他催策坐騎,但未能阻止「飛霞」在接近七百五十米處時超越「高山威龍」。他持續催策「高山威龍」,但坐騎對催策毫無反應,「金威利」因而得以在過了六百米處後於「高山威龍」之前切入。他續說,這些因素導致坐騎居於遠較賽前部署為後的位置,其後於直路上受催策後仍未能以勁勢衝刺。賽後獸醫立即檢查「高山威龍」,證實該駒患有「喘鳴症」,而過往亦有此毛病報告。「高山威龍」入林而走,小組看出端倪,幸好馬兒驗出喘鳴症復發,紹官才安然脫身。此駒去季多賽,早已被榨乾榨淨,看來今季難再有奇蹟出現。

被查詢有關「回鄉更好」在趨近及跑過一百米處時的騎法時,鄭雨滇指在趨近這個階段時,坐騎正以勁勢衝刺。他指當時在坐騎正前方的「飛霞」正略為向外斜跑,他不能斷定該駒的外側還是內側可能出現空位。他指雖然「飛霞」本來領先「回鄉更好」一定距離,當「飛霞」向內斜跑使該駒外側出現空位時,「回鄉更好」已推進至「飛霞」稍後位置,他認為當時若持續催策坐騎將需要勒避該駒的後蹄。他說因此他在判斷「飛霞」的外側或內側將可能出現空位時,有數步須停止催策坐騎。小組告訴鄭雨滇,小組接納當時「回鄉更好」正以勁勢衝刺,他有理由一度停止催策。小組亦告誡鄭雨滇在可能的情況下須持續力策坐騎。滇少有前科,難怪老董踩著竽筴當蛇,奉勸盡量少做瓜田李下動作,以避卻嫌疑;就他解說,馬兒實力未竭,今季應該尚有計。

「創出商機」及「悅欣賞」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第 5  場 (033) 公益金盃(讓賽) 第三班 1650 米

首次跑過終點時,「鴻福滿滿」收慢避開「光速銀桂」(何澤堯)的後蹄,當時「光速銀桂」在尚未充分帶離下向內移入。小組譴責何澤堯,並告誡他在類似情況下須確保已充分帶離後才可轉換跑線。小堯子策騎此駒與上回取勝比較失色很多,獲老董黃牌就是證明。

賽後獸醫立即檢查「鴻福滿滿」及「光速銀桂」,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前駒為巫老大執韁,全程定格在前四名然後末段轉弱,受關注或因是聘約組合吧!「光速銀桂」飽食後增程再戰,擺頭放散為止,末段何來招架之力,未算真拼敗。

「皇者拍檔」、「競駿高飛」及「小龍兒」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第 6  場 (034) 尚德讓賽(第一組) 第四班 1650 米

抵達起步點後,「騏名燈」重新裝上左前蹄的蹄鐵。「騏名燈」接受獸醫檢查,獸醫認為該駒適宜出賽。這盞燈拼入第三邀天之幸,當然雅大叔也有功勞。

柏寶(「白玉凱旋」)在跑過四百五十米處時跌掉馬鞭。馬事就是如此奇怪,當有所圖時便遇上想不到的阻礙;寶哥哥倘有鞭在手,一席位置應沒走雞。

「金領宙」大部分途程在沒有遮擋下走外疊。袋鼠史活學活用,沒遮擋走外疊,可隨心所欲。

被查詢時,柏寶表示在賽前與練馬師李易達討論時,預期賽事沒有前速快的馬,決定應把「白玉凱旋」置於較前位置競跑。賽前認為假如「白玉凱旋」如常置於後列競跑而賽事步速如預期般慢,坐騎將不能於末段以勁勢衝刺。「白玉凱旋」被一改以往留後衝刺取勝模式,置於較前位置競跑,老董眼利心水清,自然要問個明白為何這樣。

賽後獸醫立即檢查「金領宙」及「加州卓越」,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袋鼠史和紹官的舉動,小組那裏會走眼,表面不發作,暗底警示少不了。

「駿將」及「過關勇將」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第 7  場 (035) 華富讓賽 第三班 1200 米

抵達起步點後,「珍珠有利」接受獸醫檢查,經過必須的診視後,獸醫認為該駒適宜出賽。馬兒無端白事未賽要檢查,已放出不宜捧場訊號。

「情投意合」出閘笨拙,向內斜跑,並且碰撞「珍珠有利」。一段短途程後,「情投意合」收慢避開「精算率然」(巫斯義)的後蹄,當時「精算率然」向內斜跑。小組譴責巫斯義,並告誡他在類似情況下必須確保盡力阻止坐騎斜跑。巫老大每天賽事必有一責,想相安無事的話,就要自我檢討。

被查詢時,吳嘉晉表示,他獲指示自第九檔出閘後,讓「珍珠有利」居於有遮擋的位置競跑。他說,他注意到「珍珠有利」在不少賽事中均出閘迅速,因此他曾詢問馬主及練馬師,假如坐騎出閘迅速的話,他是否可以帶頭。他說,他獲告知,「珍珠有利」在有遮擋下競跑時表現最佳,因此他獲指示,無論坐騎是賽出閘情況如何,他都應盡可能居於他駒之後競跑。他說,「珍珠有利」一如他預期出閘十分迅速,但考慮到他所獲發的明確指示,他開始將坐騎向內移入以取得遮擋。他說,趨近千一米處時,由於「定做領袖」居於他正內側,他須收慢「珍珠有利」以向內移入至該駒之後,這導致坐騎居於中間之後的位置。他續說,直路上「珍珠有利」在催策下傾向內閃,因此跑過一百五十米處時,他讓「珍珠有利」移向「共創輝煌」的內側,而沒有推進至該駒外側及「情投意合」內側的空位。「共創輝煌」在末段向內斜跑,導致「珍珠有利」於接近終點時在該駒之後處於窘境。小組告誡吳嘉晉,小組認為沒有證據支持他指「珍珠有利」在直路上內閃的說法。小組亦告誡他,其策騎方法必須確保坐騎居於能夠取位望空的位置,並且令人無可置疑。賽後獸醫報告,「珍珠有利」左前腿不良於行。「珍珠有利」必須通過獸醫檢驗後,才可再次出賽。是晚嘉官第二次上堂,辯解更遭質疑,予小組極差印象,只獲告誡應是得指示照保緣故,估計邇後勢成雷達描射目標。

被查詢有關「帝聖好好」令人失望的表現時,蔡明紹表示,根據是晚賽前「帝聖好好」於試閘的表現以及該駒一直以來的操練表現,他認為坐騎今仗甚具爭勝機會。他說,「帝聖好好」出閘迅速,他能夠在毋須催策坐騎下佔取前列位置。他說,「帝聖好好」於早段及中段走勢極佳,他因此預期坐騎於轉直路彎受催策時將以勁勢加速。他續說,過了四百米處後,「帝聖好好」將頭轉側及外閃,直路早段在受催策時傾向向內斜跑。其後「帝聖好好」未能展步,他尤其關注坐騎在直路上轉弱的情況。賽後獸醫立即檢查「帝聖好好」,發現該駒患有「喘鳴症」。小組認為「帝聖好好」的表現難以接受。「帝聖好好」必須試閘及格,並且通過獸醫檢驗後,才可再次出賽。東廄兩師兄弟遭遇同出一轍,紹官也是再登公堂,卻續得畜牲幫助免於難,「帝聖好好」被發現患有喘鳴症,老董頓時要收聲。

賽後獸醫立即檢查「你好馬」,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你好馬」定位最尾,小組向賴仔問一句『你好嗎?』

「澤心星」及「精算率然」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第 8  場 (036) 友愛讓賽 第二班 1650 米

「醒目名駒」入閘後煩躁不安,衝撞閘廂前門,導致前門打開,但「醒目名駒」留在閘廂內。在「醒目名駒」衝開前門後,「王者無敵」同樣煩躁不安並衝撞閘廂前門,導致該駒離開閘廂,但於跑了一段短途程後瞬即被約束並帶回起步點。「王者無敵」及「醒目名駒」接受獸醫檢查,經過必須的診視後,獸醫認為兩駒均適宜出賽。「醒目名駒」及「王者無敵」均必須經閘廂測試及格後,才可再次出賽。「醒目名駒」間接影響「王者無敵」無庸置疑,獸醫認為兩駒均適宜出賽,是在馬匹健康方面考慮,不會顧及畜牲情緒,宜捧與否須自我執生矣。

被查詢有關「王者無敵」令人失望的表現時,韋達表示,「王者無敵」在衝出閘廂前門後,他能夠迅速約束坐騎並將其帶回起步點,他認為坐騎的健康狀況不會令其在賽事中表現不佳。他指「王者無敵」出閘迅速,他能夠在早段跟隨領放馬「香港興旺」。他指賽事步速在過了千二米處後開始加快,他認為在此階段不要催策坐騎,並保持在「香港興旺」之後的位置,是符合坐騎最佳利益的做法,因此他願意讓「喜喜寶」在其前面切入。他續指,「王者無敵」在中段走勢極佳,然而在過了五百米處後須受催策,其後未能交出反應。他指「王者無敵」直路上在催策下內閃及難以策騎,但此時坐騎已洩氣潰敗。賽後獸醫立即檢查「王者無敵」,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大熱門倒灶被查,綠葉達解話先為獸醫攞彩,後語則自相矛盾;其實何必多說廢話,一句馬兒衝閘浪費體力而敗便足夠。

賽後獸醫立即檢查「卓爾名駒」,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卓爾名駒」前中段係威係勢,末程後勁不繼,老董警示一下合理,師傅綸今夜頻遭照鏡,都係小心些。

「王者無敵」、「香港興旺」及「心好事成」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评论这张
 
阅读(76)|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