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雀躍馬林

---Eddie Tsang

 
 
 

日志

 
 

事必獲利須謹記  

2015-06-30 01:34:4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周末賽事算得上是莫拉叔正名日,主要是他攫取四捷後,頭馬數字拋離潘叔四十八場,而由周三夜賽起計至煞科戲祇餘四十二場比賽,換言之雷神提前登上冠軍寶座,剩下來的角逐大可安心擇肥而噬了。沒有牌照的則千方百計鑽罅隙積穀防飢,德國力和巫老大連續兩期跑馬皆有傑作,相信收益匪淺;牌仔傑爆巨型冷門,顯然獲有心人支助,為殊死掙紮增籌碼,此情況或會再度出現,且看他能否於下月十號逃出生天。

27/6/2015  沙田

全天候跑道  第1及4場﹕好地                  硬度計指數:10.23

草地跑道    第2,3,5-10場﹕好至快地?度地儀指數 :2.72

第 1  場 (726) 柴灣道讓賽 第五班 1200 米

「非同小可」沿途在外疊競跑,沒有遮擋。俊仔首場即夢遊快放了事,已啟不佳兆頭。

賽後獸醫立即檢查「盈喜悅」,發現該駒右腰窩有條狀鞭痕。柏寶(「盈喜悅」)因用鞭不當令坐騎右腰窩留下條狀鞭痕,被罰款三千元。大師傅喜用鞭無可厚非,但要適可而止,寶哥哥在四月十五日勝出「馬飛龍」後仍施鞭,遭小組嚴厲譴責,事隔才個多月,又犯這類不當行為,僅罸三千元未免過輕,應交由防止虐畜會將其法辦。

賽後獸醫立即檢查「元豐泰」及「智能」,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吳大師尚差兩場冠軍方上岸,定深明夜長夢多道理,將「元豐泰」交由拉叔操刀,盼及早解除警報,可是燉功是把雙刃劍,既可劏人也會傷及自己,看馬兒的走勢擺明火候仍差些少,於是街內街外一鑊熟。

「元豐泰」、「執子之手」及「皇龍動力」均須抽取樣本檢驗。「執子之手」從神拉之勝,呂廄認清馬本身實力,遂密謀在沙地出擊,以為可掩人耳目,誰知全動操段顯示無遺,果然一戰功成殺個措手不及。

第 2  場 (727) 河上鄉路讓賽 第四班 1000 米

離開亮相圈後,「勝利公爵」踢到欄杆。入閘後,「勝利公爵」煩躁不安,衝撞閘廂前門。「勝利公爵」被牽出閘廂接受獸醫檢查,獸醫認為該駒適宜出賽。賽後柏寶(「勝利公爵」)報告坐騎在亮相圈內大量流汗,於閘廂內顯得非常緊張及煩躁不安,並可能觸碰前門。他認為,這些情況可能是坐騎表現令人失望的原因。賽後獸醫立即檢查「勝利公爵」,發現該駒的一顆門牙鬆脫以致口部有血,但情況似乎不太嚴重。小組認為「勝利公爵」的表現難以接受。「勝利公爵」必須試閘及格,以及通過獸醫檢驗後,才可再次出賽。獸醫的檢驗是否囫圇吞棗,難以下判語,不過已予人『關仁隱氏』感覺,奉勸馬友以後凡遇此情形,避之則吉為上。

見習騎師黃皓楠(「和平開心」)承認一項不小心策騎〔賽事規例第100(1)條〕,事緣於趨近九百米處時,他容許坐騎在尚未帶離「勝利公爵」時向外移出,導致該駒受阻及被帶向外跑橫越「真如燕」,而「真如燕」則失去應有的跑線及勒避。在此宗事件中,「飛霞」被「名馬」碰撞,而「名馬」則相應被「勝利公爵」碰撞。小組判罰見習騎師黃皓楠停賽(兩個香港賽馬日)直至七月九日星期四才可再次出賽。此項停賽罰則押後至七月一日星期三沙田賽事後執行。靚仔楠水鬼升城隍,走位生手就是生手,有點擒擒青,終於撞正板,敢信老董忍可忍,早備光刀擒小虎矣,罸停賽兩日算是出手輕。

「名馬」於趨近八百米處時失去左後蹄的蹄鐵。名馬又如何,赤腳就要跪低。

「上海先生」包尾大敗而回,小組認為該駒的表現難以接受。「上海先生」必須試閘及格,並且通過獸醫檢驗後,才可再次出賽。上海先生心有旁騖?惦掛炒股乎!李大爺對此質新馬豈會心急呢,目前燉功侍候,落班後大把機會,老董不接受其表現又能怎樣。

第四名「變出美麗」的騎師郭能因未能於進入騎師室前覆磅而被罰款五千元。由於小組認為「變出美麗」所負磅重正確,因此宣佈覆磅完畢,並確定評判員宣佈的名次。真是一百歲不死也有新聞,騎師賽後不覆磅,小組竟稱馬兒負重正確,有點靠估冇辛苦矣!此舉肯定對輸得近的笫五名不公平,誰敢保證「變出美麗」在途中不會掉了鉛塊,又或騎者體重驟減呢?能叔何故不覆磅老董語焉不詳,只罸五千元作平息,豈可服人心啊!

被查詢時,羅理雅(「星星星」)表示,坐騎在大部分途程上嚴重內閃,令他覺得坐騎一直遷就左前腿。他說,隨著賽事進一步推進,「星星星」越來越難以駕馭,過了四百米處後急促墮退。他續說,賽後他未能察覺「星星星」有任何不良於行的跡象,但坐騎似乎未能如上仗由他策騎時般流暢地展步。賽後獸醫立即檢查「星星星」,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小組認為「星星星」的表現難以接受。「星星星」必須試閘及格,並且通過獸醫檢驗後,才可再次出賽。「星星星」上役甩左前蹄的蹄鐵跑得仍近,過了三星期卻大變樣,雅大叔指馬兒一直遷就左前腿,莫非是甩鞋後遺症?解辯藉口越來越刁鑽。

賽後獸醫立即檢查「衝鋒友」,發現該駒左後腿跗部腫脹,以及左後腿不良於行。「衝鋒友」必須通過獸醫檢驗後,才可再次出賽。質新馬未見衝刺即出事,吾欲無言了。

賽後獸醫立即檢查「名馬」,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名馬」甩蹄亦保不了駕,依然須送檢,老董究竟針對騎或練,心水清馬迷必知答案。

「衝鋒友」、「金紫荊」及「快寶駒」均須抽取樣本檢驗。「金紫荊」擺出有前無後跑死罷就姿態,人馬終於殺出條血路。

第 3  場 (728) 鯉魚門公園讓賽 第四班 1400 米

趨近千三米處時,「育成群駒」在「爪黃飛電」與「連冠勇將」之間受擠迫之際勒避,當時「連冠勇將」被「五雷火」碰撞及帶向外跑,而「五雷火」則在走勢稚嫩之際向外斜跑。由於此宗事件並不涉及騎師犯錯,因此小組不採取進一步行動。「五雷火」既碰撞兼斜跑,立時少了四火,遂獨火難支。

「眼光獨到」在直路早段受困而未能望空,接近二百五十米處時在「神威福將」與「捷捷勝」之間一度受擠迫之際失去平衡,當時正在迅速墮退的「捷捷勝」被稍微向外斜跑的「飛魚威威」挨擦後向外斜跑。在此宗事件中,「神威福將」在被「眼光獨到」碰撞後軀後失去平衡。由於此宗事件並不涉及騎師犯錯,因此小組不採取進一步行動。幾名牌仔你挨我碰,大師傅坐騎便無驚無險不虞失拖。

一百五十米處,「眼光獨到」失去右前蹄的蹄鐵。此駒票數不冷落,捧客眼光獨到所致,惜難敵甩鞋欠運。

賽後獸醫立即檢查「五雷火」,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這馬暫時不會輕易露臉,必然摸準才出擊,今賽表現太礙眼,送檢合情合理。

賽後獸醫立即檢查「眼光獨到」,發現該駒左前腿有一個表面傷口。馬兒驗出有傷口,馬房有交代理由咯!

「多個世界」及「精算追擊」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第 4  場 (729) 屯門公眾騎術學校讓賽 第四班 1200 米

「神童」在直路上顯著墮退,賽後杜利萊表示關注坐騎的動作。 賽後獸醫立即檢查「神童」,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神童」包尾大敗而回,小組認為該駒的表現難以接受。「神童」必須試閘及格,並且通過獸醫檢驗後,才可再次出賽。「神童」仍被放入冷凍櫃,鄭廄馬一而再跑到毫無是處,萊哥感知功亦失效,倘繼續下去不求勵精圖治,上岸希望必渺然。

    賽後獸醫立即檢查「麟轉乾坤」,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楠仔仍為老董雷達照顧。

「現代財星」、「大把籌碼」及「榮光大道」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第 5  場 (730) 薄扶林公眾騎術學校讓賽 第四班 1600 米

「馬狀元」入閘後煩躁不安。「馬狀元」必須經閘廂測試及格後,才可再次出賽。此駒回回大敗,要成為狀元須待來季。

千三米處,「紅旋風」失去左後蹄的蹄鐵。胡老哥運差至此,唯有仰天長嘆!

進入直路時,「耀華盛甲」靠近「事必獲利」的後蹄處於窘境,當時「事必獲利」被「勇駒」帶向外跑,繼而將頭轉側及進一步向外斜跑。「事必獲利」向外斜跑,否則爆軚怎算!謹記為要。

趨近二百米處時,「勇駒」急促向內斜跑,導致騎師莫雷拉須停止催策並修正坐騎。神拉整色整水而已。

小組考慮了第二名「常勝龍王」的騎師巫斯義所提出的抗議。巫斯義以坐騎於趨近二百米處時受到幹擾為理由,抗議「勇駒」的頭馬資格。聽取了有關各方的證供以及觀看過賽事影片後,小組發現,接近二百米處時,「常勝龍王」略受「勇駒」妨礙,當時「勇駒」向著內側的「常勝龍王」斜跑。考慮到幹擾的性質輕微,以及兩駒在跑過終點時有半個馬位的距離,小組裁定抗議不成立,宣佈覆磅完畢並確定評判員宣佈的名次。在隨後的研訊中,巫斯義因輕率地提出抗議而被罰款五千元。巫老大不復當年勇矣,鬥輸給莫拉叔,抗議不成且破財,眼光光又少了五百多歐元儲蓄。

    最後二百米,「勇駒」向著外欄嚴重外閃,因而十分難以策騎。小組認為「勇駒」的走勢難以接受。「勇駒」必須試閘及格後,才可再次出賽。「勇駒」嚴重外閃仍贏對手,勇字當頭之外質素也極高。

「事必獲利」沿途在外疊競跑,沒有遮擋。騎練心知無利可圖,讓馬兒多走幾步,鍛鍊一下腳骨力。

「勇駒」及「常勝龍王」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第 6  場 (731) 鯉魚門公眾騎術學校讓賽 第三班 1000 米

賽後獸醫立即檢查「無可奉告」,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初上陣馬大敗,捨操段未夠外,其他原因確是無可奉告。

賽後獸醫立即檢查「超越時空」,發現該駒右前腿不良於行。「超越時空」必須通過獸醫檢驗後,才可再次出賽。再來一匹鄭廄馬有問題,馬房低潮諸事均不如意。

賽後,獸醫應練馬師蘇保羅的要求替「北非諜影」進行內窺鏡檢查。獸醫報告,是項檢查顯示該駒的氣管內有很多血。「北非諜影」必須通過獸醫檢驗後,才可再次出賽。「北非諜影」季內一口氣三捷,有關人等早盤滿缽滿,此番乏進取心亦屬常情,保羅大叔的要求無非是豉油撈飯格,畜牲氣管內有很多血,乃預知答案。

「力闖」、「手到拿來」及「聰明申報」均須抽取樣本檢驗。「聰明申報」在此組冷P當W 賭,爽過山渣煲蜜棗,乾手淨腳甚穩陣。

第 7  場 (732) 香港傷健策騎協會盃(讓賽) 第三班 1400 米

宣佈出賽時,「邦之星」與「卡達鷹」均申報騎師為楊明綸。小組確定,楊明綸已落實策騎「邦之星」。因此,小組批准「卡達鷹」改由梁家俊策騎。楊明綸因此項宣佈出賽錯誤,被罰款二千元。綸少食兩家茶禮,冀先取揀手貨,然而處事半桶水,甜頭未嘗反而破財,活該!

「威威寶貝」入閘後煩躁不安,衝撞前門,並且一度坐下。「威威寶貝」被牽出閘廂接受獸醫檢查,獸醫認為該駒適宜出賽。賽後,「威威寶貝」被發現左邊鼻孔有血,而右眼附近有擦傷的痕跡。內窺鏡檢查顯示「威威寶貝」的氣管內並無血液,該駒因而不被視為流鼻血馬匹。然而「威威寶貝」被發現右前腿不良於行。「威威寶貝」必須經閘廂測試及格,並且通過獸醫檢驗後,才可再次出賽。「威威寶貝」賽後毛病叢生,左邊鼻孔有血,而右眼附近有擦傷痕跡,這些傷勢斷不會在角逐時產生吧!明眼人都看出乃撞閘所引起,那麼獸醫何解仍認為適宜出賽呢?為了馬會利益嗎?馬迷多得他不少。

接近一千二百五十米處時,「紅牡丹」收慢避開「飛來猛」的後蹄,當時「飛來猛」被「競技英雄」(潘頓)帶向內跑。小組告誡潘頓,日後必須確保給予內側馬匹足夠的競賽空間。潘叔尚未發市,心急的緣故,又受到告誡,周三賽事真的要金睛火眼吼實。

「牛精叻仔」沿途在外疊競跑,沒有遮擋。能叔如此跑法,莫講贏想上名都難。

賽後獸醫報告,「威威具星」左前腿不良於行。「威威具星」必須通過獸醫檢驗後,才可再次出賽。此馬出閘前擾攘一頓,大半程居後而走,末段勉力趕上時扭傷也不奇,或要提前歇暑了。

賽後獸醫立即檢查「牛精叻仔」,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能叔策這馬不及紹官,老董此舉暗予提示。

賽後獸醫立即檢查「王將」,內窺鏡檢查顯示該駒的氣管內有很多血。「王將」必須通過獸醫檢驗後,才可再次出賽。「王將」上勻醒神今次失魂,升高一班作賽即打回原形,看來對其質素未宜高估。

「飛來猛」及「綻放美麗」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第 8  場 (733) 龍門路讓賽 第三班 1200 米

起步後不久,「滿堂紅」被「點解」碰撞,當時「點解」在「罕曾見」的後蹄內側處於窘境後向內斜跑,而「罕曾見」則於躍出時向內斜跑。「罕曾見」多離奇意外,那又何來表現。

「滿堂紅」於千一米處失去左後蹄的蹄鐵。能叔有意做好戲,甲匠則未允造美。

「越感」於趨近九百米處時失去左後蹄的蹄鐵。這情形層出不窮,越感越難搞。

接近九百米處首次轉彎時,「滿堂紅」收慢避開「點解」的後蹄,當時「點解」被「芙蓉之寶」(見習騎師吳嘉晉)帶向內跑。小組譴責見習騎師吳嘉晉,並告誡他日後轉換跑線時必須確保已充分帶離。其後,「滿堂紅」十分難以穩定走勢,跑過八百米處時勒避「點解」的後蹄,因而向外斜跑,導致正在搶口的「罕曾見」在被帶向外側的「超凡夢想」的後蹄時受阻礙。「滿堂紅」其後持續走勢欠順,趨近六百米處時向外移出避開「點解」的後蹄,繼而在該駒的後蹄之後移入,導致「帝聖好好」受阻礙。跟隨其後的「罕曾見」因而再受阻礙。嘉官須小心,切莫學同窗賢仔屢犯劣習,否則必殊途同歸。

賽後獸醫立即檢查「帝聖好好」及「越感」,內窺鏡檢查顯示該兩駒的氣管內均有很多膿痰。東廄馬又出現檢查行列,以操段計算,兩駒雙雙未在狀態,驗出很多膿痰表示體質弱。

賽後獸醫立即檢查「超凡夢想」,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莫拉叔坐騎僅得前段好睇,突地變成蟲,老董本著一視同仁政策將馬送檢。

「超凡夢想」、「點解」及「又襟又準」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第 9  場 (734) 薄扶林郊野公園讓賽 第三班 1800 米

鄭雨滇(「豪氣初華」)因起初過磅時攜帶兩條三星帶,被罰款二千元。滇少身為專業人士,卻犯愚昧行為,唯一解釋是心有二用,這樣的態度,祇能永遠成邊緣分子。

跑過千一米處時,「奪金」收慢避開「法國將軍」的後蹄。阿金幾有跑德,以防碰撞發生。

「奪金」同樣在直路早段難以望空,跑過三百米處時在「醉必勝」內側緊迫競跑,當時「醉必勝」向內斜跑。「奪金」頻遇不利情況,每事皆奪捧客命。

跑過一百米處時,「牽動美麗」收慢避開「實業風采」(薛寶力)的後蹄,當時「實業風采」在催策下向內移入。小組告誡薛寶力必須加倍小心。寶力哥留港時日無多,全心揾米出差誤,對他不用太執著。

「首飾多寶」沿途在外疊競跑,沒有遮擋。老馬季內兩捷且跑得密,三斤鋼釘已用得七七八八,今仗更多走腳程,追寶尾那有收穫呢!

賽後獸醫立即檢查「金秋」,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馬兒近兩仗跑同程同地,演出呈天淵之別,胡大爺欠保持馬匹功力,難怪成績滯前,恐怕他待不到今秋矣。

「超有利」及「勁新鮮」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第 10  場 (735) 薄扶林水塘道讓賽 第二班 1400 米

五十米處,「天時駿駒」向內斜跑,挨擦欄杆,繼而失去平衡。嘉官技術仍欠進步,否則坐騎有望威脅頭二馬。

「真先生」大部分途程上在外疊競跑,沒有遮擋。「真先生」沒遮擋欠追趕,寶哥哥真利害,翻手為雲覆手為雨。

賽後,韋達(「永同天下」)表示,坐騎入閘略為困難,其後沿途走勢欠順,末段未能以勁勢衝刺,表現最為令人失望。他說,儘管「永同天下」在直路上受力策,但動作感覺欠順。賽後獸醫立即檢查「永同天下」,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小組認為「永同天下」的表現難以接受。「永同天下」必須試閘及格,並且通過獸醫檢驗後,才可再次出賽。綠葉達講耶穌天下無雙,惟感知功則不入流,多次遭畜牲踢爆,成不了十全騎人。馬兒無論欠順否,質素絕非上乘。

「首飾太陽」及「共創美好」均須抽取樣本檢驗。首飾太陽」跑來半力言旌,暫仍難清楚潛藏出多少在手。

  评论这张
 
阅读(125)|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