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雀躍馬林

---Eddie Tsang

 
 
 

日志

 
 

莫拉叔不應濫騎  

2015-05-26 01:41:2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周日之戰果如我所預料,巨冷應聲出籠,殺手乃達文仔,「金巴裡好」獨贏派近兩千五元,暫時創本季最冷W紀錄,是場無論孖寶、連贏,三重彩、四重彩都有驚人賠彩,幕後盤滿缽滿真個是金巴佢好,可惜此馬不在我的法眼之內,祇有狂吞口水得個『恨』字。這類大冷門不會成絕響,深信季內仍陸續有來,問題是馬迷夠否心水清,有沒有運氣捉到正。

24/5/2015  沙田

第一及二場:好至黏地

第三至九場:好地  第十及十一場:黏地  度地儀指數: 2.74

第 1  場 (634) 亞畢諾平磅賽 新馬賽 1000 米

「人民武士」入閘後煩躁不安,導致騎師莫雷拉的左膝被夾在該駒與閘廂間隔之間。莫雷拉自「人民武士」鞍上下馬,接受馬會醫生檢查。經過必要的診視後,馬會醫生認為莫雷拉適宜履行策騎聘約。「人民武士」必須試閘及格後,才可再次出賽。賽後,莫雷拉再次接受馬會醫生檢查,醫生認為他適宜履行餘下賽事的策騎聘約。莫拉叔左膝被夾應不嚴重,但今場其情緒或多或少有影響,果然梗頸而返,人民的武士上不了殿堂。

被查詢時,連達文表示,賽前部署是將「平民百勝」置於前列競跑,因為該駒以往在此騎法下表現良好,而在是賽前的試閘中亦以相若方式策騎。他說,「平民百勝」出閘僅屬一般,瞬即顯而易見,排在「平民百勝」內側檔位的馬匹的前速明顯較坐騎為快,尤以「猛將神駒」及「人民武士」為甚。他說,他可選擇於早段催策「平民百勝」以佔取前列位置,但考慮到坐騎出閘的情況以及其他馬匹的前速較快,他認為他必須消耗「平民百勝」很多氣力才能佔取前列位置,因此他覺得於早段將坐騎在馬群之後向外移出以盡量佔取靠近外欄的位置是較有利的做法。他說,因此他於跑過八百米處時將「平民百勝」移至「合拍飛龍」之後的位置,導致坐騎須居於較賽前部署為後的位置。他續說,四百米處他在頭馬「一片光明」稍後位置作最後衝刺,「平民百勝」起初加速甚勁,但其後僅能保持同速。「平民百勝」初出時以快放取勝,今番相同路程卻採截然不同戰略,怎能叫老董不查究,尚好馬兒跑第三,否則達文仔一身蟻。

被查詢有關「猛將神駒」令人失望的表現時,潘頓表示,坐騎是日在巡行時的情況與以往賽事相若。他說,「猛將神駒」再次展現甚快前速,能夠超越大部分馬匹,並於早段佔取領放馬「綫路神駒」內側的位置。他說,「猛將神駒」於早段及中段的走勢與以往賽事相若,然而是日於接近四百米處時已須受催策。他續說,由於「猛將神駒」傾向內閃,他於趨近三百米處時改用右手握鞭,但坐騎在受催策時毫無反應,於末段轉弱,表現令人失望。賽後獸醫立即檢查「猛將神駒」,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但由於該駒煩躁不安,因而未能替牠進行內窺鏡檢查。潘叔沒有騎錯,猛將欠猛恐怕是苗大爺催谷不濟,稚嫩馬兩拼後體力下降。

「猛將神駒」、「一片光明」及「綫路神駒」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第 2  場 (635) 堅道讓賽 第五班 1200 米

「非同小可」於接近九百米處首次轉彎時走勢笨拙,繼而於過了七百米處後轉彎時將頭轉側及傾向外閃。此馬身材特別高大,估料需要加倍操功方有所成。

「大眾良駒」及「大喜駿」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第 3  場 (636) 德己立讓賽 第五班 1400 米

「順頭順路」起步時向外斜跑,碰撞「齊齊健康」的後軀。一段短途程後,「順頭順路」在「無敵」與「齊齊健康」之間受擠迫時勒避,當時「無敵」稍微向外斜跑,而「齊齊健康」起初向內斜跑,繼而被「圓融快馬」帶向內跑,「圓融快馬」則被「金銀花」帶向內跑。其後,「齊齊健康」及「圓融快馬」均持續在「金銀花」(郭能)內側緊迫競跑,當時「金銀花」在催策下向內斜跑,其後被騎師修正。小組告誡郭能必須加倍小心。金銀花尚未飲入肚,能叔仍熱氣纒身,遂冒失犯過接黃牌。

被查詢時,郭能表示,他獲指示採取與「金銀花」於今季較前時間由他策騎勝出時相若的騎法,該仗「金銀花」居於領先馬匹之後的位置,並於末段能夠以佳勢衝刺。切勿當老董為老懵,這駒跑法明顯和早兩仗不同,就算跑入配腳亦要問個究竟;或與埸地變化大,馬兒難即時適應也有可能。

同樣被查詢時,田泰安表示,賽前打算讓「福駿寶」在早段居於前列競跑,以圖取得領先或居於領放馬外側。他說,「福駿寶」入閘後煩躁不安,開閘時出閘笨拙。由於「福駿寶」出閘的情況,加上同時被向外斜跑的「宅心仁厚」碰撞,他在鞍上嚴重失去平衡。由於這些因素,「福駿寶」失地,其後鑒於大部分馬匹已領先坐騎甚多,即使他催策坐騎上前亦未能進佔前列位置。因此他選擇於早段將「福駿寶」在馬群之後切入,佔取較為近內欄的位置。賽後獸醫立即檢查「福駿寶」,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馬兒全程定位尾橛,盲公也看出有放軟手腳之嫌,氹安賴被撞,老董不作聲惟心中有數,時候到定再替其添加大刑。

「齊齊健康」、「踏雪無痕」及「金銀花」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第 4  場 (637) 擺花讓賽(第一組) 第四班 1200 米

賽後,莫雷拉未能為「花紅」令人失望的表現提供任何解釋。賽後獸醫立即檢查「花紅」,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大公司乏盈利豈有花紅呢!神仙的馬要穩陣才取勝,既然遇上惡劣場地,順勢縮槓留待下回。

「鑽飾傳奇」及「無敵王者」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第 5  場 (638) 奧卑利讓賽 第四班 1600 米

「菁英神采」於千一米處失去左前蹄的蹄鐵,於四百五十米處失去右前蹄的蹄鐵。甩鞋甩髻何來神采?拉叔此場難做菁英。

見習騎師呂卓賢(「馬來之珍」)承認一項不小心策騎〔賽事規例第100(1)條〕,事緣在末段,他容許坐騎在尚未帶離「領先直前」時向外斜跑,導致該駒須勒避及失蹄,並相應被帶向外跑壓向「駕歡」,「駕歡」在受擠迫壓向外側的「駕悅」的後軀時亦勒避。小組判罰見習騎師呂卓賢停賽(六個香港賽馬日)直至六月二十二日星期一才可再次出賽。此項停賽罰則押後至五月三十一日星期日沙田賽事後執行。在衡量罰量時,小組考慮了此宗事件的嚴重程度,尤其是「領先直前」受到的干擾,以及今次已是見習騎師呂卓賢第七次被指控違反有關不小心策騎的規則。在見習騎師呂卓賢所跟隨的練馬師姚本輝在場下,小組告誡呂卓賢,牌照委員會在決定發出二零一五/一六年度馬季的牌照時會考慮他的策騎紀錄,而其今季的策騎紀錄未達香港騎師應有的水平。在此宗事件中,「駕悅」(楊明綸)被「駕歡」碰撞後軀後失去平衡。楊明綸其後停止催策,將坐騎向外移出以圖緩慢對坐騎內側馬匹的緊迫。唉!人算不如天算,賢仔一記橫掃千軍,師傅榮有關係的馬匹事前心存大慾部署盡皆烏有,可見跑馬博彩的風險。老董指明靚仔賢今季已犯規達七次,重判六日停賽絕不過份,俗謂名師出高徒,未知姚大俠有何感想!看來下季騎馬人又添一新丁。

被查詢時,潘頓(「琪麟穎」)表示,他獲指示自第十三檔出閘後於早段將坐騎在馬群之後切入,佔取靠近內欄的位置。他又獲指示讓「琪麟穎」伺機而動,於直路上盡可能佔取內疊位置,因為截至是日賽事舉行前,跑道狀況似乎有利近欄競跑的馬匹。他說,根據策騎指示,他於早段將「琪麟穎」在馬群之後切入,過了千一米處後能夠跟隨「駕歡」沿欄競跑。五百米處「琪麟穎」靠近「馬來之珍」的後蹄處於窘境後,他將坐騎移至該駒內側以推進。他說,此舉符合盡量在內疊競跑的策騎指示。他續說,過了四百米處後,他將「琪麟穎」移至「紅旋風」外側以圖嘗試在該駒與在其外側的「金龍華」之間望空。他準備就緒佔取該位置後,過了四百米處後他迅速推進至「金龍華」後蹄內側,當時「金龍華」靠近「好好分」的後蹄受困。他說,由於在「琪麟穎」前面及「金龍華」內側競跑的「海南花梨」未有加速,他未能讓「琪麟穎」推進,因為坐騎居於「金龍華」內側太貼近的位置。「琪麟穎」因而嚴重受困直至過了一百米處後,此時「金龍華」推進至「海南花梨」前面,他得以將「琪麟穎」移至「海南花梨」外側。場地濕滑利內欄?潘叔的判斷成疑,指示也有不靠譜,於是造成前無去路,馬匹空有蠻勁,老董不滿並非胡亂發槍。

被查詢有關「金巴裡好」的進步表現時,練馬師沈集成表示,他沒有預期「金巴裡好」會交出此賽的進步表現。他說,「金巴裡好」上仗於五月九日在沙田上陣之前從未曾角逐過沙田千四米賽事,而上仗由於該駒抽得第十四檔,加上他預賽事步速會快,他遂指示騎師於早段將「金巴裡好」在馬群之後切入,佔取較近內欄的位置,希望該駒末段能以勁勢衝刺。他說,上仗賽前他預期步速會快,但今仗他覺得只有「海南花梨」一駒會領放。他說,考慮到這點,以及場地狀況似乎對居前列及靠近內欄競跑的馬匹有利,他覺得是日增程角逐千六米賽事的「金巴裡好」有機會居於「海南花梨」外側競跑,如果步速不快的話,甚至可領放。變化場地出巨冷,騎練皆有大條道理,小組查問是徒勞兼浪費口水而已;記得達文仔初來步到時,我曾說澳系騎者喜扮豬食老虎,此君似乎專攻冷門,隱忍待發到至今,一場足令有關人等飽到上喉嚨矣。

「銀紫荊」於過了六百米處後收慢,賽後獸醫立即檢查該駒,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但由於該駒煩躁不安,因而未能替牠進行內窺鏡檢查。小組認為「銀紫荊」的表現令人難以接受。「銀紫荊」必須試閘及格,並且通過獸醫檢驗後,才可再次出賽。傑少雖不像賢仔般多犯例,但騎技實在不分伯仲,其前景也好不到那裏。

「琪麟穎」、「金巴裡好」及「馬來之珍」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第 6  場 (639) 擺花讓賽(第二組) 第四班 1200 米

「雷神寶」沿途在外疊競跑,沒有遮擋。此駒火氣逐步上揚,雷神尋寶之日應不遠。

賽後獸醫立即檢查「火乘風」及「權杖神駒」,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兩大師傅坐騎受檢,有點兒火燒權杖現象。

「金筷子」、「雷神寶」、「傲飛星」及「實在威」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第 7  場 (640) 安蘭讓賽 第四班 1400 米

起步後不久,「美麗里程」起初被「龍城動力」碰撞,繼而向外斜跑避開該駒,導致「新速直前」受阻礙。同樣在起步後不久,「超群名駒」在「旗幟飄揚」與「杰歡騰」(巫斯義)之間受擠迫時嚴重受阻,當時「旗幟飄揚」稍微向外斜跑,而「杰歡騰」則向內斜跑。小組譴責巫斯義,並告誡他在類似情況下,應盡力阻止坐騎斜跑。巫老大宜加倍謹慎,須知小錯累積多會惹大禍,何況已是老董們之的耶!

接近五百米處時,「大家熊」嘗試在「馬明德」(韋達)後蹄內側推進之際勒避,當時「馬明德」起初稍微向外斜跑,繼而向內移回原來的位置。由於小組認為「大家熊」尚未在「馬明德」內側充分確立跑線,因此除了提醒韋達有責任盡量阻止坐騎斜跑之外,並不採取進一步行動。莫拉叔與綠葉達鬥法,兩人均佔不到便宜,後者獲老董提醒稍輸氣勢。

「旗幟飄揚」包尾大敗而回。賽後「旗幟飄揚」的騎師薛寶力報告,坐騎在競賽期間發出異常呼吸聲。獸醫報告,內窺鏡檢查發現該駒患有「喘鳴症」。小組認為「旗幟飄揚」的表現難以接受。「旗幟飄揚」必須試閘及格,並且通過獸醫檢驗後,才可再次出賽。風大才會旗幟飄揚,難得寶力哥在呼呼風聲中,聽到畜牲氣管有異響,其聽功確臻化境,值得讚揚啊!這駒初次登埸,即患上此症,日後有態參賽時,點選與否皆兩難,可惜!可惜。

賽後獸醫立即檢查「超群名駒」,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

賽後獸醫立即檢查「越跑越好」,發現該駒左前腿不良於行。「越跑越好」必須通過獸醫檢驗後,才可再次出賽。此駒前後跑四場賽事腳便有問題,演出名不副實根本從未好過,保羅大叔責無旁貸呀!

「大家熊」及「精算突擊」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第 8  場 (641) 五陵會鑽禧挑戰盃(讓賽) 第三班 1400 米

賴維銘於閘後被「大運舞台」拋下。「大運舞台」繼而在鞍上無人下前往落第馬匹解鞍處。被嘗試牽回起步點接受獸醫檢查時,「大運舞台」再度走脫及跑了一段短途程。為免賽事延遲太久開跑,小組著令「大運舞台」退出。「大運舞台」必須通過獸醫檢驗後,才可再次出賽。賴仔揀著匹大混吉馬,未踏舞台便遭拋下,跌得一身痛且沒有策騎費,真當黑!

「芙蓉之寶」入閘後煩躁不安,以後足豎立及一度坐下,導致策騎該駒的見習騎師呂卓賢被拋下。「芙蓉之寶」被牽出閘廂接受獸醫檢查,獸醫認為該駒適宜出賽。「芙蓉之寶」其後在沒有遮擋下走外疊,包尾大敗而回。小組認為「芙蓉之寶」的表現難以接受。「芙蓉之寶」必須試閘及格,並且通過獸醫檢驗後,才可再次出賽。賢仔尚在被重罸哀愁中,遇馬兒煩燥亂動,焉有良佳反應呢!碰上這樣變化場地,置前突然留力壓後,轉彎出走大外疊,不包尾收場才怪。

跑過六百米處時,儘管騎師已努力阻止,「金碧陽光」(見習騎師黃皓楠)仍將頭轉側及外閃。這導致「金碧陽光」向外斜跑,讓「共創輝煌」推進至「星夢」與「金碧陽光」之間競跑。小組認為見習騎師黃皓楠已盡一切合理的努力以阻止坐騎向外斜跑,因此不採取進一步行動。畜牲玩刁難,小伙子盡其所能控制,坐騎乏好表現乃正常事。

賽後獸醫立即檢查「百利多」,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百利多」大敗而回,小組認為該駒的表現難以接受。「百利多」必須試閘及格,並且通過獸醫檢驗後,才可再次出賽。雷神策鄭廄馬雞多過威,奉勸勿濫騎為上著,宜明哲保身為妙。

「共創輝煌」、「吉祥」及「星夢」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第 9  場 (642) 些利讓賽 第三班 1000 米

「香江穩勝」入閘後煩躁不安,嘗試自前門下面衝出,因而損毁前門。「香江穩勝」被牽出閘廂接受獸醫檢查,獸醫認為該駒適宜出賽。由於閘廂前門受損,排第十一檔及以外檔位的馬匹各向外遞延一個檔位入閘,而第十一檔則留空。「香江穩勝」必須經閘廂測試及格後,才可再次出賽。「香江穩勝」勇得交關,賢仔再為告廄馬爭入位置,算是為自己停賽使費取多些幫補。

接近四百米處時,「舞林高手」在「北非諜影」外側受擠迫之際再度勒避,當時「北非諜影」在「喜俊寶」(潘頓)後蹄外側處於窘境,而「喜俊寶」則向外斜跑。小組告誡潘頓必須加倍小心。潘叔似是殺錯良民,被告誡未覺冤枉。

於競賽期間,「要風得鋒」失去右前蹄的蹄鐵,「美麗皇者」失去右後蹄的蹄鐵。你失我又失,惟前者遇冷發瘋,巫老大豈敢怠慢;後駒因而徒具美麗虛名。

賽後獸醫立即檢查「舞林高手」及「北非諜影」,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北非諜影」今季已收夠籌,諜影渺然並不意外,檢查亦自必驗不出樣。

賽後獸醫立即檢查「喜俊寶」,內窺鏡檢查顯示該駒的氣管內有很多血。「喜俊寶」必須通過獸醫檢驗後,才可再次出賽。大熱門走來無段好睇,氣管內有很多血是消消捧場客的翳氣。

「喜俊寶」、「寶成福星」及「要風得鋒」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第 10  場 (643) 士丹頓讓賽 第二班 1200 米

接近一千一百五十米處時,「飲食世界」在「仁仁友福」(見習騎師黃皓楠)內側受擠迫之際受阻礙及失地,當時「仁仁友福」向內斜跑。小組嚴厲譴責見習騎師黃皓楠,並告誡他在類似情況下應盡力阻止坐騎斜跑。楠仔過得初一過不了十五,接嚴厲譴責黃牌可見根基毛病不少,宜閒來再下苦功習騎。

接近一百五十米處時,莫雷拉(「凱旋生輝」)的馬鞭一度脫手。拉叔出現此情況較罕見

賽後,韋達表示,「飲食世界」是賽全程在跑道上未有展步,走勢從未順暢。賽後獸醫立即檢查「飲食世界」,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人馬皆濕氣重胃口欠佳,那有心情揾世界。

賽後獸醫立即檢查「綠草如欣」,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

「好心思」及「龍城勇將」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第 11  場 (644) 雲咸讓賽 第一班 1600 米

郭能(「美麗大師」)被裁定一項不小心策騎〔賽事規例第100(1)條〕,事緣於接近二百五十米處時,他容許坐騎在尚未帶離「駿馬名駒」時向內斜跑,導致該駒須勒避及失去應有的跑線。小組判罰郭能停賽(三個香港賽馬日)直至六月十一日星期四才可再次出賽。此項停賽罰則押後至五月三十一日星期日沙田賽事後執行。此外,郭能被罰款三萬五千元,以代替停賽多一個賽馬日。能叔策「金銀花」得黃牌後仍未警惕,照犯錯如儀,以為自己真是美麗大師,老董那會手軟,停賽三天兼罸款是最低消費。

賽後獸醫立即檢查「隨心隨意」,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又是潘叔的馬受檢,近期小組對各大師傅查察的尺度收得甚緊。

「美麗大師」、「旅遊大哥」及「貳寶」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一般事項

一、五月二十日跑馬地賽事-第四場(629) 

觀看此賽的影片後,小組認為宜向「喜多屋」的騎師巫斯義查詢該駒的騎法。巫斯義表示,儘管「喜多屋」抽得較佳檔位,但他獲指示於早段將坐騎留居較後位置競跑,並於直路上盡可能將坐騎移至馬群外側。他說,根據策騎指示,開閘後他立即留住「喜多屋」以將坐騎置於馬群之後。他說,首次跑過終點時,「喜多屋」開始難以穩定走勢,接近千一米處時在「勝風」之後處於窘境後,他將坐騎移離該駒後蹄。其後「喜多屋」跟隨「威駿寶」,在有遮擋下走第三疊。然而,過了九百米處後在一段途程上,「喜多屋」在靠近「威駿寶」後蹄競跑時持續搶口。他續說,由於「威駿寶」未能帶領「喜多屋」上前,他於接近五百米處時將坐騎移至該駒外側,轉直路彎時他將坐騎移至馬群外側的大外疊,而考慮到「喜多屋」大部分途程搶口,坐騎其後在末段的衝刺已屬令人滿意。他說,賽後他向馬主及練馬師建議,考慮讓「喜多屋」縮程角逐日後的賽事,因為較快的賽事步速可望有助該駒以較為暢順的走勢競跑。練馬師徐雨石證實,他指示騎師巫斯義將「喜多屋」置於馬群後列競跑,因為該駒上仗於早段及中段居後競跑下在末段交出凌厲衝刺。他亦證實,他指示巫斯義於轉直路彎時嘗試將「喜多屋」置於馬群外側以便末段在馬群外側作最後衝刺,而此跑法與上仗相若。他說,考慮到「喜多屋」今仗的走勢,他其後為該駒報爭五月二十七日星期三沙田夜賽一場一六五零米賽事,他希望步速較快的賽事可讓該駒於早段及中段較能穩定走勢。在五月二十日的賽事報告中,小組並未有對「喜多屋」的騎練起疑問,突然秋後算賬,相信除了觀看比賽影片發覺呈礙眼鏡頭外,巫老大底子欠佳也是原因;作為馬兒練者大舊石也要解話,他又焉會對法國巫落井下石呢!「喜多屋」明晚在第二場上陣,由綠葉達走馬上任,縮程後是否如騎練所言,爭霸機會大增?屆時話過你知。

  评论这张
 
阅读(92)|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