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雀躍馬林

---Eddie Tsang

 
 
 

日志

 
 

金飯碗裝飯起筷  

2015-12-23 20:58:0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電腦因故障未能將上周末沙田賽事的提供傳至網站,事出意外實非所願,再一次向馬友們致歉意,敬希體諒!話說該回確有好介紹,惜計算機不造美,是什麼馬匹呢?看客不妨翻查本月初的貼士,便知悉清楚,現在則不擬多談,避免讓人誤會為自誇自讚的馬後炮。趁有空暇將那天的賽事報告評述補上,供迷姊迷哥研究。

19/12/2015  沙田

全天候跑道  第3、7及10場:好地             硬度計指數:11.33

草地跑道     第1、2、4-6、8-9場:好地   度地儀指數:  2.71

第 1  場 (262) 登打士讓賽 第五班 1400 米

「齊飛」在直路早段頗為難以望空,趨近三百米處未能在「野外桃源」與「金瀛」之間上前之際收慢。一段短途程後,「齊飛」移至「野外桃源」內側以望空。「齊飛」倘再做合適操段,便是飛起之時。

「智高囍」包尾大敗而回,小組認為該駒的表現難以接受。「智高囍」必須試閘及格,並且通過獸醫檢驗後,才可再次出賽。這匹四歲馬已上陣數回,表現如此不濟,除了歸咎馬房,沒什麼好說。

被查詢時,田泰安表示,「四季勁」過去出賽曾有外閃紀錄,賽前他獲指示讓坐騎順其自然競跑,沿途不加約束,因為坐騎似乎在口部過度受壓時傾向外閃。他說,「四季勁」出閘十分迅速,他容許坐騎佔取前列位置,而非與牠角力。他說,這導致「四季勁」居第三疊的前列位置競跑。他續說,接近九百米處開始轉彎時,坐騎瞬即開始外閃,其後難以轉彎直至進入直路。賽後獸醫立即檢查「四季勁」,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馬兒前段跟放似模似樣,突然大變臉,老董必查個究竟,氹安以畜牲外閃理由為解釋得『過骨』;此駒上役試後追,今番明顯考驗前竄,相信復配狄狄仔時,外閃會消失,演出四季皆勁。

「四小福」及「野外桃源」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第 2  場 (263) 廣華讓賽 第四班 1000 米

入閘後,「衝鋒友」煩躁不安,以後足豎立,一度將右前腿伸進隔鄰閘廂。「衝鋒友」被牽引出閘廂接受獸醫檢查,獸醫認為該駒適宜出賽。「衝鋒友」必須經閘廂測試及格後,才可再次出賽。「衝鋒友」擾攘一番仍爭入第三,今後賠率不愁寂寞,惟須看夠否吸引大摩來衝鋒。

接近九百五十米處時,「和平開心」(薛寶力)向外斜跑,導致「鴻圖戰士」受擠迫,「衝鋒友」及「福之寶」則受妨礙。小組譴責薛寶力。德國力客串一日,爭表現而犯魯莽可以理解。

接近八百五十米處時,「自由哥」在「超凡入聖」外側受擠迫,當時「超凡入聖」起初向外移出避開「和平開心」,繼而被該駒進一步帶向外跑。小組告誡薛寶力,在類似情況下轉換跑線時必須加倍小心。寶力哥被譴責完又告誡,實在不敢恭維。

跑過七百五十米處時,「幸運戰略」靠近「和平開心」後蹄處於窘境,當時「和平開心」在尚未充分帶離時向外移出。小組告誡薛寶力,在類似情況下轉換跑線時必須確保已充分帶離。寶力哥一場賽事裏三度被『省』,難怪東來僅能多騎一日了。

過了四百米處後在一段途程上,「迫擊炮」靠近「名馬」後蹄處於窘境。「迫擊炮」其後頗為難以望空直至跑過二百米處,此時該駒向內移入避開「心思熟慮」後蹄以望空,碰撞「超凡入聖」。「迫擊炮」屢遭意外,無發炮機會,敗不足為據。

在末段,「喜盈豐」在「心思熟慮」後面受困而未能望空,因而未能被力策至終點。「喜盈豐」輕鬆走一段表現不俗,宜留心邇後練段動向。

賽後獸醫立即檢查「名馬」,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名馬」老柴無以為繼,送檢驗個明白亦是好事。

賽後獸醫立即檢查「幸運戰略」,證實該駒流鼻血。馬兒第二次見紅,今後所有戰略部署成泡影。

「心思熟慮」、「大將風馳」及「和平開心」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第 3  場 (264) 碧街讓賽 第四班 1200 米

莫雷拉(「合作愉快」)表示,坐騎出閘笨拙,起步時向內斜跑,碰撞「現代財星」。他說,事件發生時,「合作愉快」嚴重俯首前跪,導致該駒幾乎跌倒,他則因而失去平衡。在此宗事件中,「合作愉快」失去右前蹄的蹄鐵。莫雷拉又說,其後「合作愉快」跑來十分搶口,搶奔上前至領放馬外側的前列位置。他說,「合作愉快」在大部分途程上未能取得平衡,五百米處進一步失去平衡,在直路早段受催策後墮退。他說,他認為坐騎出閘情況以及早段搶口,是坐騎表現令人失望的原因。賽後獸醫立即檢查「合作愉快」,發現該駒右前蹄有一處因後腳踢到前腳而造成的傷口,右前蹄系部及左後腿脛部有多處割傷。莫拉叔所策馬匹鮮見跑來這樣差劣,大熱倒灶容廄難辭其咎,畜牲前後腿皆受創,乃自身出腳有問題加上力短緣故。

賽後獸醫報告,「年年盈」流鼻血。年輕馬只上陣一次,即遇不幸確屬可惜。

「合作愉快」、「創出商機」及「翡翠紅星」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第 4  場 (265) 普義讓賽 第四班 1600 米

「好好機會」沿途在外疊競跑,沒有遮擋,直路上墮退。寶利仔騎來與前三場截然不同。

賽後獸醫立即檢查「好好機會」,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但由於該駒煩躁不安,因而未能替牠進行內窺鏡檢查。人馬走走隨便了事,老董將其送檢不感意料之外。

賽後獸醫立即檢查「非凡者」,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滇少跟放三段便收工,小組焉能不亮燈。

「團圓飛舞」及「勝算高」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第 5  場 (266) 普仁讓賽(第一組) 第四班 1400 米

楊明綸違反董事局指示第22(3)條規定,在「駕喜」明顯失去爭勝機會下仍對坐騎過度用鞭,因而被罰款一萬元。在衡量罰則時,小組考慮到楊明綸過往曾因對失去爭勝機會的馬匹過度用鞭而受罰。小組告知楊明綸,倘若他在不久將來再有類似的違規行為,小組將會考慮罰款是否適當的罰則。綸官教而不善一犯再犯,罸款一萬嫌少,應將其送往防止虐畜會,讓他吃官司。

賽後韋達未能就「變出美麗」令人失望的表現提供任何解釋。他說,他未能於七百米處阻止「揮闖」自內欄位置向外移出至「金碧陽光」外側,導致「變出美麗」被帶出第三疊。他說,儘管他已猛烈催策「變出美麗」以阻止此情況發生,但「揮闖」仍然能夠在此時向外移出。他說,其後他須催策「變出美麗」,在五百米處時再度未能阻止「揮闖」向外移出至第三疊位置。他又說,儘管受催策,但「變出美麗」未有對其催策作出反應,直路上轉弱,表現令人十分失望。賽後獸醫立即檢查「變出美麗」,內窺鏡檢查顯示該駒的氣管內有很多膿痰。「變出美麗」的練馬師告東尼說,該駒自上仗後的操練表現良佳,他認為賽後獸醫發現該駒的氣管內有很多膿痰,是該駒今仗表現令人失望的原因。綠葉達果然有『把炮』,連提供解釋也嫌浪費口水,留待告東仔拆招;獸醫亦識做,畜牲氣管內有很多膿痰,於是堂上一眾皆大歡喜。

賽後獸醫立即檢查「金碧陽光」,發現該駒心律不正常。「金碧陽光」必須試閘及格,以及通過獸醫檢驗後,才可再次出賽。「金碧陽光」第二勻頑疾復發,未來前景恐難現陽光矣。

「揮闖」及「踏雪無痕」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第 6  場 (267) 普仁讓賽(第二組) 第四班 1400 米

抵達起步點後,「有意思」被發現在前往起步點途中左前蹄蹄鐵鬆脫。「有意思」在閘前重新裝上該蹄鐵後接受獸醫檢查,獸醫認為該駒適宜出賽。南非賢雖有意思一逞,卻時勢不饒人。

四百米處,「有意思」在「勁飛駒」與「精算追擊」(莫雷拉)之間無路可上時收慢,當時「精算追擊」向內斜跑。小組告誡莫雷拉,在類似情況下必須加倍小心。拉叔近期似乎多了些紕漏。

見習騎師黃皓楠(「再石磨藍」)承認一項不小心策騎〔賽事規例第100(1)條〕,事緣在接近二百五十米處時,他未有採取足夠的措施阻止坐騎在尚未帶離「隨時候命」時向內斜跑,導致該駒勒避及失去應有的跑線。小組判罰見習騎師黃皓楠停賽(三個香港賽馬日)直至二零一六年一月十四日星期四才可再次出賽。此項停賽罰則押後至二零一六年一月一日星期五沙田賽事後執行。皓楠仔上得山多終遇虎,磨出個大頭佛,停賽三日乃小懲大誡。

賽後獸醫立即檢查「雷神寶」,發現該駒心律不正常。「雷神寶」必須試閘及格,以及通過獸醫檢驗後,才可再次出賽。雷神押錯寶,輸得心律也不正,總之手尾長。

賽後獸醫立即檢查「發明達人」,內窺鏡檢查顯示該駒的氣管內有很多血。「發明達人」必須通過獸醫檢驗後,才可再次出賽。「發明達人」全程定位在尾橛,自招老董不滿,馬兒氣管內有血正常不過,獸醫讓大諾下台階?

「閃耀鑽皇」及「再石磨藍」均須抽取樣本檢驗。「閃耀鑽皇」一條直路反先,質素仍未盡,容廄肯以正宗手法對待,再添勝績不出奇。

第 7  場 (268) 沙田坳讓賽 第三班 1200 米

過了七百米處後轉彎時,「龍華金馬」在外疊競跑,沒有遮擋。馬兒排好檔卻走外疊,綠葉達有些甩鬚。

被查詢時,霍勵賢表示,賽前他獲指示讓「發明小子」於早段居前競跑,並盡可能佔取內欄位置。他說,「心花怒放」排第一檔出閘,「發明小子」則排在其隔鄰檔位,賽前覺得「發明小子」具備足夠速度超越「心花怒放」。他說,根據策騎指示,他於早段的一段途程上催策坐騎以帶離「心花怒放」,然而該駒出閘十分迅速,在坐騎內側走勢強勁。他說,他不認為持續催策「發明小子」是合理騎法,因為他不相信坐騎具備足夠速度,能在毋須長途程大力催策下超越「心花怒放」,而這樣做會令坐騎在末段無法以勁勢衝刺。他說,因此他於趨近八百米處時決定繼續在「心花怒放」外側競跑。南非賢不催策坐騎爭領前,到頭來敗得眼冤,老董質疑有理,未再追究並不代表事過境遷,料其記錄簿又多添一污點。

被查詢有關「麟轉乾坤」於早段的騎法時,鄭雨滇表示,賽前他獲指示讓坐騎居中間之前位置競跑,但避免於早段推策坐騎,因為坐騎於上仗作賽時於早段受催策後在末段轉弱。他說,他獲得進一步指示,早段僅能讓坐騎以天生前速取位。他說,根據策騎指示,他容許出閘迅速的「麟轉乾坤」佔取前列位置。他說,賽前他覺得「老友記」將主宰賽事步速,當時「老友記」在「麟轉乾坤」外側競跑,因此他於賽事早段將注意力集中在該駒身上。他說,因此他沒有即時把握機會讓「麟轉乾坤」繞至「發明小子」外側。他又說,「薑餅人」因此能於九百米處前推進至「麟轉乾坤」內側,「麟轉乾坤」因而於大部分途程上在沒有遮擋下走外疊。小組告誡鄭雨滇,他策騎「麟轉乾坤」的方式已引起小組關注,而他於此階段的騎法有可能令他被指控違反一項嚴重的賽事規例。小組嚴厲譴責鄭雨滇,並告誡他,他必須確保其策騎方式不會令坐騎不必要地多走腳程並把握當下出現的最佳競賽位置。滇少祭出策騎指示照保,惟其所作所為內裏乾坤,老董豈能看不通,施以嚴厲譴責已是手下留情了。

賽後,獸醫應練馬師李易達的要求替「越駿寶」進行內窺鏡檢查。獸醫說,是項檢查顯示該駒的氣管內有很多血。「越駿寶」必須通過獸醫檢驗後,才可再次出賽。李大叔先發制人,求驗悉真相,不外乎向四方交代。

「心花怒放」及「海都巨星」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第 8  場 (269) 太平山讓賽 第三班 1400 米

「華美之寶」沿途在外疊競跑,沒有遮擋。寶利仔演出欠穩定,於此可見一斑。

「喜利高」及「飛馬看花」大敗而回,小組認為該兩駒的表現難以接受。「喜利高」及「飛馬看花」均必須試閘及格,以及通過獸醫檢驗後,才可再次出賽。前駒遊馬河,後馬急湧上前爭看花便收工,齊齊被亮燈,小組算客氣。

賽後韋達報告,起步後不久「勇士勁」踢到自己後嚴重失去平衡。賽後獸醫報告,「勇士勁」左前蹄內側有一處因後腳踢到前腳而造成的傷口。「勇士勁」須重新教導出腳,有段日子做不成勇士咯!

賽後獸醫立即檢查「華美之寶」,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人馬態度成疑,送檢並不冤枉。

「勇駒」及「東方快車」均須抽取樣本檢驗。值得一提是「金飯碗」,上賽仍毫不起眼,今戰突然曝光,估計隔沙一兩次,就會裝飯起筷。

第 9  場 (270) 東華三院一百四十五周年挑戰盃(讓賽)第三班 1600 米

於宣佈出賽時,「閃電王」與「奇真」均申報騎師為霍勵賢。小組確定霍勵賢已落實策騎「閃電王」。因此,小組批准「奇真」改由貝諾華策騎。霍勵賢因此項宣佈出賽錯誤,被罰款二千元。南非賢霸定碼頭等揀貨,破財兩千大洋,未見其利先見其害。

「錦繡河山」起步後不久失去右後蹄的蹄鐵。「錦繡河山」被糟撻,甩鞋祇好滿山走。  

千四米處,十分難以穩定走勢的「最新鮮」勒避「錦繡河山」(吳嘉晉)的後蹄。其後,「最新鮮」持續難以穩定走勢。吳嘉晉報告,賽前打算盡可能將「錦繡河山」置於領放馬之後約第四或第五位競跑,然而鑒於賽事形勢,坐騎自第九檔出閘後未能佔取第三疊以內的位置,並須在沒有遮擋下競跑。嘉官力有未逮,唯有報案圖自保。

趨近一百米處時,黎海榮(「奮鬥雄心」)跌掉馬鞭。師傅榮食罷大茶飯即手軟?

賽後莫雷拉(「車神」)表示,他未能就「車神」令人失望的表現提供任何解釋。他說,雖然「車神」被迫走第三疊,但沿途能夠取得遮擋,然而於轉直路彎時及直路早段在催策下全程未能加速,表現令人失望。賽後獸醫立即檢查「車神」,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車神仍處艱難境界,雷神也束手無策,有待大摩施魔法。

被查詢時,田泰安表示,「最新鮮」首次出爭千六米途程,賽前他獲指示讓坐騎取得遮擋並在約第四或第五位競跑。他說,他於早段能夠取得遮擋,但由於賽事步速緩慢,「最新鮮」跑來搶口,拒絕穩定走勢,因而未能於末段以勁勢衝刺。賽後獸醫立即檢查「最新鮮」,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氹安又上堂,其解話殊不新鮮,要小心了!

「車神」、「高利多」及「歡樂一生」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第 10  場 (271) 窩打老讓賽 第二班 1650 米

薛寶力在是日較早時候確定未能履行餘下賽事的策騎聘約,而是賽只餘下兩名騎師能夠策騎「如你所願」上陣,分別為韋達及見習騎師黃皓楠。由於董事局指示第17條(1)不容許獲准減磅七磅或十磅的見習騎師代替資深騎師出賽,因此僅餘下韋達能夠策騎「如你所願」。於第八場策騎「勇士勁」後,韋達告知小組他感到身體不適,因而不適宜策騎「如你所願」出賽。由於未有騎師能夠策騎「如你所願」,該駒因而被小組著令退出。「如你所願」因無人可用被逼掛免戰牌,乃罕見之事,馬會失策至此,馬主是否可提控訴呢?

被查詢時,李寶利(「福毅」)說,賽前討論覺得倘若自第十檔出閘後催策坐騎以佔取前列位置,坐騎或須走大外疊,因此覺得最符合坐騎利益的做法是於早段留力競跑,佔取靠近內欄位置以節省腳程。他說,儘管賽事中段步速緩慢,但是他認為「福毅」在直路上衝刺十分出色。寶利仔將馬留力無可厚非,然而留至尾亞尾就有些那個,老董乃精明人,怎會啞忍耶!

被查詢有關「日威夜威」的表現時,莫雷拉說,他獲指示自外檔出閘後盡可能將坐騎置於約中間的有遮擋位置。他說,「日威夜威」出閘迅速,他立刻望向內側以圖佔取中間位置,然而,由於有數匹賽駒在「日威夜威」的正內側,他不認為坐騎能夠佔取此位置,因此他讓「日威夜威」持續上前佔取靠近內欄的位置。他說,鑑於賽事形勢,「日威夜威」須在領放馬「輕彈錢笑」外側競跑,其後在直路上未能以勁勢衝刺。他又說,他認為「日威夜威」較為適合在有遮擋下競跑,而在今仗未能做到此點。賽後獸醫立即檢查「日威夜威」,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莫拉叔日威夜又威,獨是今場不威,坐騎有沒有遮擋事在人為,他的答辯令人不信服。

「日威夜威」、「縱橫大地」、「輕彈錢笑」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评论这张
 
阅读(69)|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