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雀躍馬林

---Eddie Tsang

 
 
 

日志

 
 

赤壁武士功力盡廢  

2015-01-13 04:03:5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巫老大策騎「精彩鬥士」被研訊仍未有結果,將押後至明日(周三)再進行;而他遭指控違反之規例與賢仔所犯的同一樣,假如罪名威立,估計罰停賽少不過八天了,希望他可『大步檻過』。茲將馬會公佈錄下:

小組指控巫斯義違反香港賽馬會賽事規例第99 (2) 及 (5) 條,事緣他作為「精彩鬥士」在上述賽事中的騎師,未有於整場賽事中採取一切合理而又可容許的措施,確保給予「精彩鬥士」十足爭勝機會,或取得最佳名次。

對騎師巫斯義的指控詳情如下:

1.自趨近五百米處至接近四百米處入直路後,他未有給予「精彩鬥士」足夠的催策,讓坐騎進佔一個相對「贏錢之道」及「威武福星」更前和更有利的位置,而考慮到「精彩鬥士」當時在陣上所處位置,他實可採取此一合理而又可容許的做法。

1.自接近四百米處入直路後直至跑過二百米處時,他未有以足夠的決心及力度催策「精彩鬥士」,以便更快在「威武福星」內側推進,從而於賽事更早時在「高利多」外側取位望空,而他當時實可採取此一合理而又可容許的做法;又或推進至「精彩鬥士」前面的「贏錢之道」與「威武福星」之間,以及「金獅叻將」和「大笑大少」之後可以望空及不受阻礙的跑線,而此一跑線於相關時間一直存在,以及他當時實可採取此一合理而又可容許的做法。

1.自趨近五百米處起直至跑過二百米處,他未能以足夠的決心及力度催策「精彩鬥士」,以致此駒失去十足機會爭勝或取得最佳名次。

巫斯義不承認上述指控,並請求將研訊押後,以容許有更多資料讓小組考慮。小組接納巫斯義的申請,並將此項研訊押後至1月14日星期三上午九時在跑馬地馬場研訊室恢復進行。

------------------------------------------------------------------------------------------------

10/1/2015  沙田

全天候跑道   第1,2及7場﹕     好地          硬度計指數:11.60

草地跑道      第3-6,8-10場﹕好至快地   度地儀指數:2.71

第 1  場 (301) 同進之途讓賽 第五班 1200 米

接近七百米處首次轉彎時,「無敵龍」將頭轉側及嚴重外閃,導致「永得米」在被帶出外疊時嚴重受阻。「無敵龍」持續外閃直至進入直路後,導致「永得米」在一段途程上進一步受阻。「無敵龍」包尾大敗而回。賽後獸醫立即檢查「無敵龍」,內窺鏡檢查顯示該駒的氣管內有很多血。由於「無敵龍」上仗曾因外閃而賽後被著令試閘及格後才可再次出賽,小組著令「無敵龍」必須連續多次在轉彎途程上及馬群中試閘及格,並且通過獸醫檢驗後,才可再次出賽。「無敵龍」由好手法國仁執韁尚且控制不了,反映大告對此駒暫時無能為力,馬兒要在低班無敵的話,恐怕須花上一大段時間。

小組指控第五名「彩球」的騎師巫斯義違反賽事規例第100(2) 條,事緣他未能力策坐騎到終點,表現未能令小組滿意。有關指控的詳情為巫斯義在賽事末段因疏忽而未能將「彩球」移至「愛頑皮」外側,以讓坐騎在「愛頑皮」與「龍城動力」之間望空及一鼓作氣地衝刺,導致「彩球」因在「愛頑皮」之後受困而未能望空,以致「彩球」未能在末段施為。巫斯義不承認該項指控,並要求傳召「彩球」的練馬師沈集成擔任證人。考慮了所有證供後,巫斯義被裁定違反賽事規例。小組判罰巫斯義停賽(三個香港賽馬日)直至二月五日星期四才可再次出賽。此項停賽罰則押後至一月二十五日星期日沙田賽事後執行。在衡量罰則時,小組已考慮了此宗違例事件的性質,以及巫斯義以往違反這條賽事規例的差劣記錄。巫老大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前事尚未有結果,現又被小組執正痛腳,不承認指控徒招成為老董眼中釘而已。

賽後獸醫立即檢查「永得米」,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永得米」賽後受檢,未知小組箭頭所向,文廄小心日後蝕把米。

「龍城動力」及「愛頑皮」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第 2  場 (302) 香港驕傲讓賽 第四班 1650 米

九百米處,「驪龍」被鞍上無人策騎的「風調雨順」踏著後蹄。賽後獸醫報告,「驪龍」的左後腳肌腱部位有一個傷口。「驪龍」受影響之餘且受傷,可謂無妄之災。

「巴基小子」大部分途程上在沒有遮擋下走外疊,直路上墮退。馬兒既未受到意外,如此跑法諗極都不明。

小組押後宣佈覆磅完畢,以考慮「風調雨順」是否獲公平出閘。小組聽取了騎師韋達及司閘員麥覺文的證供。聽取了雙方的證供及觀看過賽事影片後,小組確定在開閘時,站立情況良好的「風調雨順」煩躁不安及向後坐下,導致韋達因坐騎煩躁不安而被拋下。「風調雨順」其後在鞍上無人下離開閘廂。由於小組認為,「風調雨順」的困境是由自己造成,該駒被視為獲公平出閘。因此「風調雨順」被確認為出賽馬匹。「風調雨順」必須試閘及格後,才可再次出賽。人馬獲得公平喎!無奈之答案唯有先受落;冀風調雨順即望天打卦,可惜天公不作美,捧場客唯有喊嗚呼!

羅理雅表示,由於「安利多」在毋須大力催策下就能帶頭,並能於早段以普通步速領放,因此他於過了八百米處後開始讓坐騎加速,以圖拉開與餘駒的距離。他說,由於坐騎於賽事前半程一直毋須以中等步速競跑,他認為這樣做是最符合坐騎的利益。雅大叔自動報案,免得老董追問究竟。

賽後獸醫立即檢查「奪目商人」及「巴基小子」,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

「大合照」及「喜利高」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第 3  場 (303) 環球卓越讓賽 第四班 1200 米

田泰安(「超現實」)因未有在指定時間內到達馬匹亮相圈,被罰款二千元。馬會的威信如何於此可窺出其程度,早前能叔和寶哥哥曾犯同樣事情被罰,按理其他騎者會引以為誡,然而氹安照犯如儀,可見罰二千元在彼等心中乃小事一宗。

被查詢有關「包勝」的表現時,郭能說,他認為坐騎的表現令人失望。他說,與上仗不同的是,「包勝」該仗在沒有遮擋下仍能勝出,而是日坐騎則在「多多精彩」之後有遮擋的情況下競跑直至過了六百米處後。他說,「包勝」沿途在「多多精彩」之後競跑時傾向外閃。他說,「包勝」在直路早段受催策時起初反應良佳,但過了三百米處後,坐騎須受催策,其後在末段僅能保持同速。賽後獸醫立即檢查「包勝」,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又是大告的馬受老董質疑,和上役同一的走位得出不同結果,相信與賠率雞肋有關係;能叔好多理由解辯,小組似乎抓破頭皮仍未有對策,然而擁躉的失望比能叔更甚。

賽後獸醫立即檢查「現代財星」,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

「包勝」、「星際武士」以及「至叻熊」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第 4  場 (304) 香港賽馬會130週年紀念盃(讓賽) 第二班 1200 米

「品學兼優」出閘僅屬一般,其後儘管該駒受催策,但仍未能加速。賽後獸醫報告,「品學兼優」左後腿不良於行。「品學兼優」必須通過獸醫檢驗後,方可再次出賽。此駒晨課中力度盡用,什麼品學兼優也於事無補。

趨近九百米處時,「你知我心」與「英勇大師」互相碰撞。其後,「你知我心」在外疊沒有遮擋下競跑,直路上墮退。賽後獸醫立即檢查「你知我心」,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告廄馬受查事不離三,老董似乎對這馬房鍥而不捨。

被查詢時,何澤堯(「豪逸」)表示,他獲坐騎的練馬師方嘉柏告知,賽前預期今仗將會有較快步速,而鑒於坐騎排較外的第十二檔起步,他獲指示以留後的方式策騎,並於早段在馬群之後切入。他說,賽前覺得如果如常催策「豪逸」上前,鑒於是賽的出賽馬匹陣容,坐騎可能會在沒有遮擋下走外疊,因而在末段未能以勁勢衝刺。他說,「豪逸」起初在早段頗為難以收慢,其後開始走勢轉順,直至趨近九百米處時坐騎跑來搶口,勒避「共創美好」的後蹄時數度昂首。他說,接近八百五十米處時轉彎後,「豪逸」開始走勢轉順,轉直路彎時他試圖將坐騎移至馬群外側以望空。他說,然而,在此時「勁趣」居「豪逸」外側,而該駒的走勢仍足以阻止他將坐騎向外移出。他說,因此,坐騎被迫在內疊取位,並能推進直至接近二百五十米處。在這個階段,「豪逸」於試圖佔取「你知我心」與「百戰百勝」之間的窄位之際,因「百戰百勝」向外斜跑而須收慢。他又說,他隨即將「豪逸」移至「百戰百勝」內側以推進至「百戰百勝」與「勁感」之間的窄位。他說,這導致「豪逸」受阻及碰撞「勁感」,這兩駒因而均失去平衡。他說,其後在趨近一百米處時坐騎能夠在「百戰百勝」與「勁感」之間望空,而他能力策坐騎至終點。小堯子按指示留後待機躡位末段衝利,誰知馬兒上口控制不了,入林又無去路,且受到意外碰撞,落敗解釋似是合情合理,所以今賽未算真?。

賽後獸醫立即檢查「平步青雲」,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

「英勇大師」與「天時駿駒」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第 5  場 (305) 社會責任讓賽 第四班 1400 米

入閘後,「森淼帝國」煩躁不安,以後足豎立,並且一度將右前腳伸進隔鄰馬匹的閘廂。「森淼帝國」被牽出閘廂接受獸醫檢查,獸醫認為該駒適宜出賽。「森淼帝國」必須試閘及格後,才可再次出賽。「森淼帝國」大敗而回,是否適合出賽祇有獸醫自己知,定為捧客所非議。

賽後,「火龍寶」的右耳被發現有已乾涸的血跡。馬兒右耳上乾涸的血跡,是自己的呢?還是碰撞他駒沾染上呢?兩者區別很大。

賽後獸醫立即檢查「赤壁武士」,發現該駒心律不正常。「赤壁武士」必須試閘及格,並且通過獸醫檢驗後,才可再次出賽。心律不正常簡單來說就是心跳沒有節奏,馬匹有此症狀,血液循環機能就會下降;而氧氣是靠血液循環輸送到身體各部份,一旦血液循環出了問題,便會導致氧氣供應不足,馬匹競賽時就出現容易疲倦,力不從心的現象。如果在比賽時發生,會使馬匹的表現大打折扣,嚴重的更讓馬兒當場暴斃;馬匹如果在比賽時,違反了以往出賽或操練時的節奏,令到心肺功能不能配合,就容易出現心律不正常。「赤壁武士」已是第二度呈此症狀,可說武功盡廢矣。

「由心出發」及「駕善」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第 6  場 (306) 更好未來讓賽 第四班 1600 米

宣佈出賽時,「拼搏小子」與「爪黃飛電」均申報騎師為李寶利。小組確定,李寶利已落實策騎「拼搏小子」。因此,小組批准「爪黃飛電」改由蔡明紹策騎。練馬師孫達志因此項宣佈出賽錯誤,被罰款二千元。寶利哥吃香,孫大爺執輸少不免破財咯!

「宅心仁厚」包尾大敗而回,小組認為該駒的表現難以接受。「宅心仁厚」必須試閘及格,並且通過獸醫檢驗後,才可再次出賽。此駒輸足一條街,何廄對馬迷沒有宅心仁厚可言,站在老董立場當然不接受。

小組就紀仁安(「紅白」)在舉鞭時將手臂抬高於肩部水平而警告他。小組告誡紀仁安,由於這已是他第二次因有關情況而被警告,他獲告知倘若他於日後再有類似的行為,他或會被處罰。這種打掙式舉鞭,既有挑釁也包含防護,很多洋騎者在短兵相接時樂於使出,但畢竟是危險動作,法國仁來港後兩次施用,遭老董警告合理;「紅白」未成熟材料,怎樣鞭騎皆是徒然。

被查詢時,蔡明紹表示,他獲指示自外檔出閘後以留後方式策騎「爪黃飛電」。他說,過往除了其中一仗外,「爪黃飛電」在積極催策下表現普遍令人失望,因此他獲指示於早段讓坐騎放鬆來跑,並且盡可能於轉直路彎時繞過馬群迅速推進,希望坐騎於此騎法下或許能有較佳反應。他說,按照策騎指示,他於早段讓坐騎在馬群之後切入,其後趨近五百米處時繞過馬群推進。他又說,在直路早段,「爪黃飛電」起初對其催策反應良佳,然而在最後二百米在催策下稍為轉弱。有事無事大安旨意靠指示,分分有次出事。紹官常以此擋箭未必次次靈。

收停時,「跑贏大市」發出顯示軟顎背移的異常呼吸聲。然而,賽後獸醫立即檢查「跑贏大市」,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信那瓣好呢?一回話有事,轉頭又話無異常。

賽後獸醫立即檢查「大地和平」及「勁福星」,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

「贏男」、「拼搏小子」及「匯聚力量」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第 7  場 (307) 承諾關愛讓賽 第一班 1200 米

「三和福將」及「輕彈錢笑」均須抽取樣本檢驗。今場天下太平,冠軍快放掄元,無特別事故。

第 8  場 (308) 互助互勉讓賽 第三班 1000 米

被查詢有關「鄉村輝煌」的表現時,田泰安表示,坐騎是賽走勢「平平」。他說,以往當他催策「鄉村輝煌」時,坐騎立即交出反應,但是日未能如過往般加速。他又說,首季出賽的「鄉村輝煌」近期接連上陣,這可能對坐騎是日的加速能力及在末段的衝刺構成影響。賽後獸醫立即檢查「鄉村輝煌」,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但由於該駒煩躁不安,獸醫未能替牠進行內窺鏡檢查。氹安以走勢平平四字,就把不足兩倍賠率的大熱門倒灶事件化解於無形,老董稱得上是『順德人』啊!

賽後獸醫立即檢查「天心星」,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最佳解理係畜性的事,隨後就『關仁忍氏』。

「鄉村輝煌」、「傑飛」以及「幸運日」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第 9  場 (309) 貢獻社區讓賽 第三班 1600 米

被查詢時,韋達說,賽前打算自大外檔出閘後,盡可能將「心晴」置於前列競跑。他說,按照指示,他在早段催策「心晴」,但坐騎未能如預期般展示前速,他認為如要「心晴」超越內側馬匹及盡可能領放,他將需要猛烈地催策坐騎。他說,因此他跟隨「寶正寶」移入並繼續讓坐騎展步上前。他說,過了千四米處後,顯而易見,儘管賽事步速普通,但他仍將需要大力催策「心晴」以超越內側馬匹,因此,他嘗試讓「心晴」取得遮擋。他又說,當他未能在馬群之後向內移入時,「心晴」在沒有遮擋下走外疊。他說,他試圖在過了六百米處後推進,但「幸運金龍」向外移出至其內側,「心晴」因而被帶出更外疊。他說,直路上「心晴」保持同速,因此賽後他向練馬師及馬主建議日後可考慮安排「心晴」增程角逐,這可讓「心晴」得以在毋須猛烈催策下佔取前列位置。賽後獸醫立即檢查「心晴」,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賽前對呂廄熱門馬早知有此一著,費事多看來理解。

賽後獸醫立即檢查「牛精叻仔」及「當代沙皇」,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

「旅遊首席」、「紅駿」以及「幸運金龍」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第 10  場 (310) 健康快樂讓賽 第三班 1400 米

接近千二米處時,難以穩定走勢的「貝連利」,在「永同天下」與「馬飛龍」之間受擠迫時勒避,當時「永同天下」向外斜跑,而「馬飛龍」在「至尊飛星」(紀仁安)後蹄內側推進,繼而被「至尊飛星」帶向內跑,當時「至尊飛星」亦難以穩定走勢。小組嚴厲譴責紀仁安,並且告誡他,儘管此宗事件涉及多個因素,但他必須確保在轉換跑線前已充分帶離他駒。法國仁今天二度被責,周三賽事必要醒定為妙。

「至尊飛星」大部分途程上走外疊,沒有遮擋。此駒與前幾次快放跑法不一樣,敗得確有點難睇。

被查詢時,紀仁安說,他獲指示將「至尊飛星」置於領放馬之後競跑。他說,他獲告知「至尊飛星」近仗領放後於末段未能如預期般以勁勢衝刺,賽前希望坐騎是日在遮擋下或許能夠在末段衝刺更佳。小組將於一月十四日星期三跑馬地賽事舉行之前就給予紀仁安的策騎指示召見「至尊飛星」的練馬師苗禮德。事態並非嚴重,應該是查詢練馬師發出的指示,對質以作真偽鑑定。

被查詢時,莫雷拉說,賽前打算盡可能將「永同天下」置於中間靠前位置競跑。他說,然而,開閘時,「永同天下」出閘僅屬一般,導致坐騎居於較打算更後的位置競跑。他說,他催策坐騎以圖追回失地,但鑒於賽事步速,「永同天下」被困在難以穩定走勢的馬匹之後,坐騎因而在接近九百米處時須大力勒避。他又說,在此宗事件後,「永同天下」於轉彎時難以重拾平衡。他說,直路上他將「永同天下」移至馬群外側,儘管賽事出現的步速,以及在接近九百米處時發生的事件,坐騎其後仍衝刺強勁。現場所見神拉騎來確實是險象橫生。

被查詢時,韋達說,他獲指示以類似上仗勝出的方式策騎「貝連利」。他說,「貝連利」是賽在早段十分難以穩定走勢,但坐騎以往在早段亦有類似的情況。他說,過往「貝連利」在隨著賽事推進時會開始更為易於駕馭,但是日在接近千二米處時勒避後,坐騎未能穩定走勢,因而未能在末段以勁勢衝刺。賽後獸醫立即檢查「貝連利」,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但由於該駒煩躁不安,因而未能替牠進行內窺鏡檢查。大哥大一如上仗跑法,馬兒追不起來亦『冇符』,套用一句『跑馬玩意就是這樣的』。

「詠彩繽紛」與「永同天下」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评论这张
 
阅读(95)|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