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雀躍馬林

---Eddie Tsang

 
 
 

日志

 
 

中國動力未見真章  

2014-09-29 11:23:2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周末沙田賽事冷門連場,大師級坐騎能殺出重圍的寥寥無幾,大熱馬僅一匹「勁綵」可交代,餘皆成打水片,造成此現象應與C 跑道有關,其次是細馬房再不敢慢熱,希望趁大廄部署未足而爭取成績兼食大茶飯。由於多場賽果異常,老董查詢遂多,然而都是得個問字,沒有什麼實則行動,起不了阻嚇效果,相信這類熱倒出冷的日子將陸續有來。

27/9/2014  沙田 全天候跑道 第7及10場好地 硬度計指數:11.06

                           草地跑道 第1-6,8及9場 好至快地 度地儀指數 :2.7

第 1 場 (037) 沙螺灣讓賽 第四班 1000 米

接近五十米處時,「勝利大將」在「利是來」與「蜜圈」(潘頓)之間受擠迫,當時「蜜圈」在催策下持續外閃。小組告誡潘頓,在類似情況下他應盡力阻止坐騎斜跑。潘叔要搏命,情急下手段難免欠清脆。

鄭雨滇(「野孩子」)因用鞭不當令坐騎左後軀留下條狀鞭痕,被罰款三千元。滇少為求爭勝,將畜牲狂抽,比打仔厲害十倍,罸三千換來不能估計回報,值!

被查詢時,何澤堯表示,他獲指示盡力讓「中國動力」帶頭。他說,按照策騎指示,他於早段及中段在一段不短的途程上猛烈催策坐騎,以圖讓坐騎盡可能佔取更前的位置,然而坐騎未能展示足夠前速,因而居於中間之後位置競跑。當他繼續催策坐騎之際,坐騎於接近七百米處當「創意寶」向內斜跑時一度受「創意寶」妨礙。其後他繼續推策坐騎上前。他續說,於大約六百米處,坐騎稍微居於「創意寶」外側,然而居於「創意寶」之前及外側的馬匹的走勢似乎並不足以帶坐騎上前,而由於「大喜駿」居「創意寶」內側及受大力催策,所以他認為將坐騎移至「創意寶」內側以望空,符合坐騎的最佳利益。因此過了六百米處後,他將坐騎向內移入橫越「創意寶」的後蹄,以圖確立在該駒內側的跑線。然而,當他這樣做時,「創意寶」向內斜跑,導致坐騎於一段途程上靠近該駒後蹄處於窘境。由於「創意寶」向內斜跑,而居「創意寶」之前的「蜜圈」已帶離該駒一段距離,使該駒外側出現空位。因而於趨近三百米處時,他將坐騎移至「創意寶」外側,坐騎其後能夠以勁勢衝刺。小組告誡何澤堯,儘管小組認為他已盡力讓「中國動力」盡可能佔取更前的位置,亦認同他於過了六百米處後嘗試將「中國動力」移至「創意寶」內側的原因,然而小組告誡何澤堯,小組認為當「創意寶」向內斜跑後,他應較今次更快將坐騎移至該駒外側,以免導致「中國動力」於該駒內側無路可上。看實情小堯子當時走位確是有點老襯,致老董起疑心;怪不得餘下賽事他打醒十二分精神連下兩域,可謂因禍得福。

賽後,獸醫應練馬師苗禮德要求替「中國動力」進行內窺鏡檢查。獸醫表示,是次檢查顯示該駒的氣管內有很多血。「中國動力」必須通過獸醫檢驗後,才可再次出賽。「中國動力」沿途走勢未動真力,來賽有留意必要,切勿被德叔舉動蒙混。

賽後獸醫立即檢查「利是來」,發現該駒流鼻血。操練未足所致,『利是』有段時間無法來矣。

賽後獸醫立即檢查「勝利大將」,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

 「勝利大將」、「野孩子」及「蜜圈」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第 2 場 (038) 大澳讓賽 第五班 1200 米

前往閘廂時,蔡明紹被「精彩時機」拋下。「精彩時機」繼而在鞍上無人下跑至千八米分支直路。返回閘廂後,「精彩時機」接受獸醫檢查,獸醫認為該駒適宜出賽。馬會醫生亦認為蔡明紹適宜履行餘下賽事的策騎聘約。習慣馬上生涯者,隨時都有被拋下準備心理,所以一般慢跑踱情況拋下多是無恙,尤其是年輕人更不礙事,祇怕借勢一跌銳氣全消而已。

賽後獸醫立即檢查「正能量」,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馬兒賠率熱到燙手,什麼能量也耗乾了。

「正能量」、「添歡笑」及「金銀花」均須抽取樣本檢驗。「添歡笑」取膀純是C跑道利輕磅快放特式所致,於是大師傳追來鞭長莫及。

第 3 場 (039) 小蠔灣讓賽 第四班 1600 米

起步後不久,「進攻足球」收慢避開「薄荷糖」的後蹄,當時「薄荷糖」被「百年歡」(薛寶力)碰撞及帶向內跑,「百年歡」則在催策下向內斜跑。小組嚴厲譴責薛寶力,並告誡他在類似情況下,他應盡早停止催策及修正坐騎。寶力哥黃袍加身,若是盡早停止催策及修正坐騎,恐怕今場戰果必然改寫,老董譴責合理卻不合情。

四百米處,「馬瀚匹域」在被「薄荷糖」(何澤堯)碰撞之際失去平衡,當時「薄荷糖」移至「芙蓉之威」外側以望空。小組告誡何澤堯在轉換跑線時必須較今次加倍小心。小堯子是日騎馬有點心精神恍惚,當然再被老董棒喝。

二百米處,田泰安(「君悅灣」)跌掉馬鞭。緊張關頭田大叔跌馬鞭,君悅惟有『灣水』咯。

「芙蓉之威」 沿途在外疊競跑,沒有遮擋,直路上墮退。賽後獸醫立即檢查「芙蓉之威」,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芙蓉之威」上仗於上季勝出,小組認為該駒今仗的表現難以接受。「芙蓉之威」必須試閘及格,並且通過獸醫檢驗後,才可再次出賽。馬兒去季尾輕易贏馬,事隔兩個多月即見大走樣,化學得如此離譜,老董豈會順『超』。

「龍捲風」包尾大敗而回,小組認為該駒的表現難以接受。「龍捲風」必須試閘及格,並且通過獸醫檢驗後,才可再次出賽。滇少演出一啖沙糖一啖屎,老董自然不滿,遂難為了畜牲。

「百年歡」及「君悅灣」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繽繽紛紛」憑輕磅快放入位,已盡其所能,來賽無謂憧憬。

第 4 場 (040) 東涌讓賽 第五班 1600 米

被查詢有關「開心得意」的進步表現時,練馬師吳定強表示,他認為該駒上仗的表現比最後成績看來好。他說,由於「開心得意」上仗跑1400米排第十檔,所以只能居中間之後位置,但他認為「開心得意」於末段衝刺尚算不俗,因為這是該駒在其馬房服役期間首次在直路上能追前。他說,由於他認為「開心得意」最適合跑較長途程,所以他安排該駒今仗增程角逐1600米。當「開心得意」抽中第一檔後,他覺得這令「開心得意」今仗的表現有機會取得進步。吳廄難得一見操練十足之馬,程式操段連貫勝來合理,成大冷門是受該廄昔日作風影響的緣故。

賽後鄭雨滇報告,雖然「財源來」沿途受猛烈催策,但全程未有展步,動作感覺欠順。賽後獸醫立即檢查「財源來」,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但由於該駒煩躁不安,所以獸醫未能替該駒進行內窺鏡檢查。「財源來」包尾而回,小組認為其表現難以接受。「財源來」必須試閘及格,並且通過獸醫檢驗後,才可再次出賽。這隻臭老脾,誰人騎都死,是匹不宜沾手馬,何況是臨陣拉伕呢!

賽後獸醫立即檢查「勁加勁」,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

「財神駕到」、「開心得意」以及「福盃滿賞」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第 5 場 (041) 石壁讓賽(第一組) 第四班 1400 米

接近二百米處時,「步步威」在「新標誌」與「競駿才子」(郭能)之間受擠迫之際勒避,當時「新標誌」在催策下向內斜跑,「競駿才子」則向外斜跑。由於小組認為郭能已在合理時間內試圖修正斜跑的「競駿才子」,在此情況下,小組決定不指控郭能不小心策騎。但小組嚴厲譴責郭能,並告誡他在坐騎斜跑時,他須盡快作出反應,以免對其他馬匹構成干擾。千鈞一髮之際,判斷失策可以理解,然而老董仍向能叔敲響警鐘。

賽後獸醫立即檢查「再創新高」,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

「馬主明星」、「有綵」及「新標誌」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第 6 場 (042) 石壁讓賽(第二組) 第四班 1400 米

「天長地久」在閘內煩躁不安,開閘時以後足豎立及失地。此駒成包尾大幡,卻未為小組關注,掛一漏萬乎?

被查詢時,蔡明紹表示,他獲指示將「至尊」置於前列。他說,他在早段起初須催策坐騎以超越「金剛仔」,繼而再超越「美麗里程」,而他於接近千一米處時能做到。他說,向內移入至「塑料盈」外側後,他嘗試收慢坐騎以圖讓居其外側的「雙龍出海」過頭,使坐騎取得遮擋。他又說,然而,「至尊」開始十分搶口,當「雙龍出海」在催策下未能超越坐騎時,他對讓坐騎居「塑料盈」外側及稍後的位置感滿意。馬有銳氣惜放散,人的銳氣似麻麻。

被查詢時,郭能表示,自外檔出閘後,他在早段須大力催策「雙龍出海」以按照指示佔取前列位置。他說,當「你知我贏」於過了千一米處後收慢以取得遮擋時,他被迫在「至尊」外側第三疊位置競跑,當時「至尊」居「塑料盈」外側。由於他看到「至尊」的騎師正嘗試收慢其坐騎,所以他曾考慮持續催策「雙龍出海」上前單騎領放,但他覺得是賽的步速比標準步速快,以及鑒於「雙龍出海」在早段已消耗了很多氣力,因此他並不認為繼續催策坐騎以圖超越內側的馬匹符合坐騎的最佳利益,因為他認為若他以此方式策騎坐騎,坐騎其後於末段將未能以勁勢衝刺。賽後獸醫立即檢查「雙龍出海」,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雙龍出海」十歲老馬季初一勝力度盡用,再出如果仍有機會,柏寶哥豈會放手,讓肥水流過別人田耶。

「連利之星」、「駕喜」及「美麗里程」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第 7 場 (043) 昂坪讓賽 第三班 1650 米

「至勝威龍」出閘笨拙

過了千一米處後,「勁綵」在外疊競跑,沒有遮擋。

過了五百米處後,「至勝威龍」靠近「國粹精華」的後蹄處於窘境。

賽後獸醫立即檢查「富貴榮華」及「優勝」,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

「勁綵」及「至勝威龍」均須抽取樣本檢驗。後駒新勝勇態未落匆匆再出,遇能叔發難而敗,表現已不宜苛求。

第 8 場 (044) 分流讓賽 第三班 1000 米

賽後獸醫應練馬師鄭俊偉的要求替「駿馬得利」進行內窺鏡檢查。獸醫說,是次檢查顯示該駒的氣管內有很多血。「駿馬得利」必須通過獸醫檢驗後,才可再次出賽。驗的結果是不出所料,莫非米高鄭賽前對此馬有很大寄望?

賽後獸醫立即檢查「福嘉皇」,發現該駒流鼻血。「福嘉皇」質新馬僅跑五仗便得此患,前途就此『黃』了,真是有點可惜。

賽後獸醫立即檢查「帝聖好好」及「高耀之寶」,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

「帝聖好好」、「天心星」及「四季星」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第 9 場 (045) 梅窩讓賽 第三班 1600 米

趨近千四米處時,「牛精叻仔」、「首席」及「雄心巨龍」均在「智者」內側嚴重受擠迫,當時儘管騎師杜利萊已盡力阻止「智者」向內斜跑,但「智者」仍向內斜跑避開「電光火石」。因此,小組並無採取進一步行動。其後,「雄心巨龍」開始難以穩定走勢,過了千三米處後收慢避開「智者」的後蹄,當時「智者」在尚未充分帶離下向內斜跑。鑒於有關情況,小組譴責杜利萊,並告誡他在類似情況下轉換跑線時須確保已充分帶離他駒。萊哥過得初一過不了十五,注定要遭老董省一省。

被查詢時,杜利萊表示,他獲指示積極催策「智者」,但如有其他馬匹的騎師打算領放,他應讓坐騎留居該駒之後。他說,坐騎出閘笨拙,他於早段須催策坐騎,以按指示佔取前列位置。跑過千四米處時,坐騎的走勢十分笨拙,他須採取措施阻止坐騎斜跑,以免構成重大干擾。他說,當他這樣做時,「電光火石」得以帶離坐騎,他選擇讓該駒切入內欄帶頭,以圖將坐騎置於該駒外側。當「雄心巨龍」於過了九百米處後獲許展步上前超越坐騎時,他選擇讓該駒繼續上前居於坐騎之前,因為他不希望坐騎與「雄心巨龍」爭先。他續說,這為坐騎提供遮擋,他能於進入直路時將坐騎移至「雄心巨龍」外側以望空。賽後獸醫立即檢查「智者」,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萊哥解釋尚算合理,馬兒送檢實是老董疑感仍存,騎者周三出戰還是小心為妙。

「首席」、「喜勁駒」及「風采」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第 10 場 (046) 赤鱲角讓賽 第二班 1200 米

郭能(「好精神」)承認一項不小心策騎〔賽事規例第100(1)條〕,事緣在趨近千一米處時,他容許坐騎在尚未帶離「熊英雄」時向內斜跑,導致該駒須勒避。小組判罰郭能停賽(三個香港賽馬日)直至十月二十三日星期四才可再次出賽。此項停賽罰則押後至十月十二日星期日沙田賽事後執行。能叔殺得性起,可是偷雞不到蝕把米,被罰停賽三天,周三其坐騎有留意必要。

「輕彈錢笑」被發現在陣上失去右前蹄的蹄鐵。甩蹄鐵仍贏算是奇蹟矣,足見『錢』的法力無邊。

賽後獸醫立即檢查「熊英雄」及「萬事勇」,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

「三和福將」、「輕彈錢笑」及「左右逢源」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一般事項

一、 押後研訊 –九月十七日沙田賽事第八場(18) 

小組今天完成了就本應從「有醒」(S352)抽取賽前尿液樣本,但卻不慎從「迎風飄揚」(P238)抽取樣本的原因所進行的研訊,而「迎風飄揚」並非9月17日沙田賽事的宣佈出賽馬匹。小組聽取了「有醒」的練馬師告東尼、助理練馬師巫偉傑、馬房領班鄧惠焯及兩位馬房助理李家寶和呂玉坤的證供。小組確定,李家寶誤將「迎風飄揚」牽出行馬機以抽取賽前尿液樣本,而沒有按照指示牽出「有醒」。小組裁定告東尼違反賽事規例第50(2)條,事緣他身為「有醒」的練馬師,但未有履行關於其馬房運作的責任,以致於9月17日星期三早上,其馬房員工錯誤從「迎風飄揚」抽取賽前尿液樣本,繼而將樣本呈交馬會作化驗之用,但他們本應從是賽宣佈出賽馬匹「有醒」抽取樣本。在衡量罰則時,小組考慮到李家寶在此事中的責任,以及告東尼馬房的員工已就錯誤提交賽前尿液樣本一事通知馬會保安部。考慮了有關情況後,告東尼被判罰款一萬五千元。小組發現李家寶平日並非慣常照料「有醒」,但當日卻被指示收集該駒的尿液樣本。小組告知有關各方,他們會就此宗事件向馬房管理層提交一份全面的報告,以供其考慮及採取必要的行動。早已說過告東仔會破財,受罰事緣他是廄房持牌管理者;至於寶仔則有一番手尾。

  评论这张
 
阅读(119)|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